Life - Days

玉儿

2001-04-02
Tags: 碎碎念
玉儿姐姐死了,在我的眼前,渐渐地停止了呼吸……不是说好了三个人永远都会在一起的吗?为什么小雪会脱离我们到了敌人那边,而你,又这样匆忙地离开了我……仙境桃源里的仙人啊,对玉儿姐姐的死竟也束手无策……

昨天玉儿死了,我也默默地哭了……我知道,我先前刻意地对小雪好,最终会杀死了她,而她将永远无法复活过来,攻略里是这么说的,结局在一开始就由我安排好了:因为我喜欢柔弱温宛可人身世悲凉的白发女孩小雪,所以每次我都抢先和小雪说话,这样会增加我对小雪的好感程度,哪怕当时玉儿的心中有着更多的悲苦,需要我殷殷地问候。

直到她死了,我才知道,我已经爱上了玉儿。可是这一切也都晚了,只能冀望下一回吧,泪眼中我把装着玉儿的水晶棺背负上行囊,继续着下一程……

上海

2001-03-21
Tags: 碎碎念
上海的高空在暖洋的烘托下显的格外慵懒,信鸽在陈旧的房檐下休息,它半寐着双眼。看着路过的男女老少。。。“晚报,晚报”4点的时候各家报摊儿都吆喝 起这样的声音,那是一种圆润的,不费力气的叫卖。下班的人渐渐多起来,地铁站、车站上聚集了各类的人,回家的脚步或许没有上班那般匆忙,所以我想上海是属于午后的。 一条条叫不上名字的小路,纹烙一般,扬扬洒洒的散落在上海这片叶子上,偶尔凭着感觉,或是因为迷路拐进一处,可能会有一栋很老却很好看的洋房,可能会出有一家出售阳光、花园和咖啡的pub,让你对这座城市那么的爱不释手,所以我想上海是属于惊喜的。

海的女儿

2000-11-11
Tags: 碎碎念
我最喜欢安徒生童话的《海的女儿》。而且我只在小时候读过一遍而已,从此就爱上了那个美丽的人鱼,是我心中最美的形象。如果我能够,我要写出我心中的美人鱼。

小美人鱼有着人的脸蛋和鱼的身躯,摇着柔软的大尾巴在海里游来游去,曼妙的身姿和空灵的歌声给幽深的海底世界带来无穷的快乐。每个人都宠爱她,疼惜她,她有着最单纯的快乐。(我的童年即是这般的无忧无虑了,想起来都禁不住要微笑。)

有一天,她救了一位溺水的王子,并爱上了他。可是王子并不知道,以为邻国的公主是他的救命恩人。小美人鱼想念王子,要求巫婆使她变成人样,鱼尾幻作一双修长的腿。她付出的代价是失去了美丽的长发和动人的声音以及每走一步路就像踩在刀尖一般的痛楚。而且,还有一道阴沉的咒语,是以死亡为代价的咒语。(为了爱,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可是如果我们还能意识到自己付出了代价,我们就没有真正在爱。)

但是她终于像人一样可以和王子在一起了,王子照顾并爱护她这个美丽而忧郁的小妹妹。小美人鱼感到了满足,她有时也强忍疼痛为王子翩翩起舞。但是王子也告诉她,他是多么的想念那个救了他生命的女子,小人鱼什么也不能告诉王子。(爱一个人就要告诉对方,如果不能够,就深深的埋在心底,不要告诉那个爱着你的人,因为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后来,王子终于见到了那个邻国的公主,并且要娶她为妻。小人鱼将在他们新婚的第二天清晨,被第一缕阳光融化成水汽。这时,她亲爱的姐姐们来救她了,给她带来一把剪刀,要抓紧时间啊,赶在太阳出来之前,用这把神奇的剪刀扎进王子和公主的身体,他们的鲜血溅在你的腿上,你就能返回大海,重新做人鱼了。

小人鱼抱着一线生存的希望,走进王子和公主的新房。看着他们幸福沉睡的样子,剪刀被抛进了大海。

啊,漫漫长夜过去了,新的一天到来了。太阳还藏于山峦之后,阳光却已经突破云层。

小人鱼的身体渐渐轻了。

她飘向天堂的时候,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呢?我想,她一定是用她那渐渐透明无力的手指,对着渐渐远去模糊的王子打着手语说:我爱你。

给我的深秋

2000-10-26
Tags: 碎碎念
给我的深秋

友人来了一封MAIL,寄来了一首短诗。

于是,我才感觉到这样的深秋,些许的寒意。每一次进入情感天地,看到主题,总会莫名的感动...

是啊,这是一个无落叶的秋。

无所谓忧伤,我感受着爱的快乐。

生即记忆,即怀念。一种刻骨铭心的延续。死才能遗忘,它栽种于生命的树边。生死之间,是千万徘徊庸碌的人,随着街口的红绿灯变换自己的脚步。

站在青春的树下,我全神聆听这一种足音,象聆听我的过往,切实地感受存在。

就是在秋天的脚步声中,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也是在这样的脚步声中,我远离了父母。离别时,我很认真地说:

“相信我是一只鸽,飞得再远,也能找到回家的路。”

在母亲的沉默中,我试图了解她所要表达的思想。

就在这异乡的街头,在这秋天里,我切实怀念起我生活的小城,那里落叶的秋色,和那个家。怀念这些记忆里的亲切,生命中的真实。

这座喧嚣都市,五光十色,却让人茫然无措,繁华似锦,却让人心生落寞,拥挤不堪的车流,来来往往的人流,都让我迷失自己且心生怯意。

不是繁华有什么不好,不是耀眼有什么不对,只是飞鸟只属于天空;游鱼只属于水域;草木只属于土地。而我,我想,我只属于那个熟悉而充满质朴的小城,我,除了爱一无所长。

站在立满霓虹广告牌前,与许多行色匆匆的人们一起等待着。载满归人的车辆在面前停下又开走,我不知道我回家的车行驶何处,但它一定正向我开来。

手中的信笺慢慢展开,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

“小鸽子,我帮你记着回家的路。”旁边画着的是一只指南针。

在这夜幕初临,霓虹闪烁的都市街头,面对着万家灯火,肆无忌惮地,我红了眼睛。 

PS 南昌的秋,是湿漉漉的,生铁一般冰凉浸腑,秋雨渲染下深灰色的水泥地面,印上褐色的梧桐树叶,像素笺般叫人心静,我也沉寂了,无语地走了一程又一程,不知道,自己的口袋收获了些什么,叮呤咣啷作响,却没有分量。也曾失去自己所好,在江南又拾了回来,我终于能把每一点一滴记下来,放在这里,许多模糊但真实的情谊被收获在心,有一丝淡甜的满足。

附:友人的诗:

一场雨
秋就深了

我穿了长裙约会我的深秋
雨后的夜清凉无比
是谁
听到地上沉积的闪亮灯光
在我的脚下
灿然绽放

伤感  人群
与我保持春秋之间的距离
年少温润的阳光
金色落叶上相携过的手
清淡一笑
便恍如隔世

寂寞
请来伴我
伴我依然空漠的手心
让我握紧音乐喷泉握紧紫色的菊握紧时光
飘忽的思念

Celine在唱
“Because You Loved me”
整个世界
一 片 沉 寂


醇香而华美
轻盈越过所有的目光
我在街角静立
倾听
十六岁那年的蟋蟀
清越的歌声... ——秋意

我的精神家园

2000-03-03
Tags: 碎碎念
2000.3.3

10:14

我在空中飘浮,寻找我的精神家园。

是飘浮,而不是飞翔,我没有翅膀,或者遗忘了飞翔的方法。

我希望听到驯烈的风声,所以我拼命下坠,我希望看到未来的时间,所以我拼命上升。在半空中我上俯下仰,却只能看到幻形的天堂。我希望夕阳的颜色能染红我,可我还是暗紫。

美丽的精神,是能按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恩雅说。

是吗?

安妮宝贝的书,被冠以“互联网上风头最健的新生代作家”后公开出版了。挺贵的。她的水中的绝望的文字。

书中有《告别薇安》、《七年》、《暖暖》,还有刚写不久的《午夜飞行》。可是没有《衣锦夜行》。

《衣锦夜行》不是小说,并且过于自恋,读者不会喜欢。

在榕树下看见安妮宝贝独自主持的“安妮论坛”,喧嚣依旧。一个叫“蓝蓝蓝”的女孩问:“安妮姐姐,七月代表我们心中善良的一面,安生代表我们背叛的一面。我说得对吗?”应者云集。于是她又问:“我有背叛的一面吗?安妮姐姐?”

你想过背叛自己吗?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那没人能杀死你。孤独和背叛只是一种心理状态。

一直想问安妮宝贝一句:“你累吗?”

所有沉沦的文字是她爱的,是她喜欢的,可是榕树下编辑的繁冗事务和论坛上维持名声的无聊问题呢?呵呵,或许还有和出版社的一些纠葛。

既然所有人都要出卖自己的一部分来维持生活,再维持可以被称为生命的另一部分,比起灵魂,我情愿出卖我的肉体。肉体是永远无法影响我精神的东西,金屋刹那的醉生梦死如果能换来继续灵魂的许可,我便不愿把思想交付那些高尚的脑力工作。

可是每个人,要的是什么?

枯井底,我说我是最大的青蛙;天地间,我说我是无知的螳螂。四周有雾,分分合合,迷蒙中我能瞥见路标,却看不见荆棘。

他们说,要的是一种精神,和很多很多精神能集会的场所。在狭小的容器中,高尚的灵魂在他们的层次上碰撞,瞬间。可是结束,释放,交会的火花也随之熄灭。看见天堂又怎么样?你能自己造一座天堂吗?

于是便选择离开。惶惶然的编着天梯,可我没有青鸟的羽毛和仙女的头发,耳边传来他们骄傲的喧哗。

人生不能没有寄托,他们说。

人生不能没有GRE和托福,他们说。

那个美丽的国家,仪态万方的牵引着他们的视线,可是那里没有龙井和古筝,我说,我不走。然后我又听见嗤笑的声音,罐子开了,这不是我的陶罐。

陶罐。好美丽的花纹,好僵硬的身躯。

飞翔一定可以让我伤痕累累。我是一条鱼,在岸上走。

混迹于地下的小酒吧中,周围是激进的音乐人和前卫的诗人。他们灌制的摇滚在每一桌传听,到我这里,我礼貌的说很好。同去的朋友意味深长的看我笑,我知道他在笑我紫色的长裙。烟雾中,邻桌的姑娘嘤嘤哭,一只小狗趴在一旁添着她的耳朵。

妈妈说我有野性,我喜欢这个词,可是我知道,我不太有。所以,我又离开。

我呼吸,我存在。可是我不知道我呼吸的是什么。科学告诉我,空气中78%是氮气,21%是氧气,所以我没办法改变。

或者我可以做一只小小的陶罐,把自己封进去,里面是我灌制的氧气,蜂蜜和毒药。

那会是一个茧吗?破茧之后,便是一只蝴蝶了吧?

其实很可能,罐中的我感觉不到疼痛,然后夭折。

天冷

1998-11-25
Tags: 碎碎念
一晃就十一月,天终于冷了。好喜欢鼻尖冻得红红的感觉,微微有些流清鼻涕,吸进的空气新鲜刺鼻,一切都在争着说,冬天来了!将衣橱的衣服换季时,厚重的外套、毛衣代替了轻的棉、薄的纱,将那些暖和柔软的帽子、手套拿出来时,我的心是那么快乐,把它们统统套在手上、头上,对着镜子偷偷地傻笑。

十月

1998-10-02
Tags: 碎碎念
这么晴朗通透的天空,在这深秋十月还真不多见呢!

天凉

1998-09-04
Tags: 碎碎念
瞧,心情变好了吧,从没这么勤快,连着两天都写日记!看来今年不会得秋季忧郁症了:)。天凉了,“凉”是一个多么舒心的字眼啊!辛弃疾的“少年不识愁滋味”是我最不爱读的词了,唯有最后一句“却道天凉好个秋”例外,它令人想起秋夜如水的月华,虽然年青的心还无法解释它在心底缓缓弥漫开的沁心的清凉是原自何方,但心里蠕动的触觉告诉我,它是淡蓝的,微甜的,温馨的,就象是一种幸福。

衣裙又可以和树叶儿一块飘飞了,远离炎热没有寒冷的日子,找个没人的地方伸出胳膊在空中挥舞,感觉自己不再是一个与社会有着复杂关系的人了,而是一个和鸟、树、虫子一样简单的生命,有露水、有清风我就无比快乐。

9月

1998-09-03
Tags: 碎碎念
新生入学的时节,在这样风和日丽的日子,总有不少学生在某个角落静静地写生,偶有落叶旋转着落到画板上,仿佛要一头扎入画中浓浓的秋意。那真是一件惬意的事情,好心情就会象树叶间隙透过的阳光,在心中点点闪烁。9月从校园里传出的铃声顽皮地触动我,并带给我一天甚至一季的轻松和快乐。

我们的地球

1998-08-06
Tags: 碎碎念
地球是一个鲜活生命,它有它的喜、怒、哀、乐。有人破坏它,有人保护它,它并非经常地生气,但在它忍无可忍的时候,终于爆发了。今年的大地,灾难频发,望着水阔江宽的长江,更多的人紧锁着双眉,面对在笔下曾今温和柔美的江水,我只想说,活该啊!人类!大自然不再允许我们任意妄为,我们自诩为地球的主宰,在铺天盖地的洪水面前,我们又主宰得了什么呢?

我们赖以生存的大地,你怎么了?
Grace - Bible
Grace - Prayers
Grace - Devotional
Grace - Hymns
Life - Days
Life - Notes
Life - Photo
Life - Film&Music
Life - Recording
Life - Food
Life - Memo



Kids - Pregnancy
Kids - JiaShan
Kids - JiaYan
Kids - Two Sisters
Kids - Parenting
Kids - Reading
Kids - Audio
Kids -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