慵懒的鱼

2002-04-15
2002年4月15日,17:5 星期一 晴
这样的下午,听着顺子的歌,窗外一片阳光灿烂.......

我喜欢那种阳光灿烂照射万物的样子,象给世界万物都镀上了一层美丽的金边。站在阳台上,看到下面一个年轻的妈妈正低着头和她的小女儿说话,那小女孩头顶扎了一个羊角辫,一脸稚气的牙牙说着什么,两个人在阳光里都美丽极了。

真幸福,我叹了口气。

日子就这么忽悠的过去了。我想我应该要去买防晒霜,很想让自己象个富翁一样快乐的在钟爱的阳光里跑来跑去。

每天依旧是跑到书市上去买书,租碟片,听CD,上网,写写画画,悠闲的转过一天又一天。

很累了已经........却停不下脚步。

闲的时候会想,日记有没有写?是不是该练字了?屋子整理干净地板擦了么?仿佛坐在那里发呆都成了一种罪孽。

好想变成一只鱼,吐个大大的泡泡再沉到幽深幽深的水底,慵慵懒懒的度过.......

想家

2002-04-10
2002年4月10日,21:53 星期三 阴
今天一天都被很多事情烦着,朋友一个接一个的电话,让我不知道身处何方,我知道朋友的关心,突然觉得很想家。站在阳台上看到夜色中的上海,想起我生长的那个城市的暮春里,满树白色或粉色的温柔花、绿色的垂柳,一时间情绪有点泛滥。

前天买的一大束白色百合,已经开始盛开。中午吃饭的时候抬头就看见它们清新雅致、吐露芬芳的姿态。于是在音乐中,边吃着午餐,在干净的旋律里,春天的味道也四处洋溢。

晚上上线的时候msn上squall向我推荐一首歌,dido的Thank You,同样,我也推荐了几首很不错的歌给他,我总是在音乐里找到感觉,仿佛身临其境。我不能把心捧在手上。可我知道它在想什么。知道它为什么跳动。

今晚,我一定要早点爬上床去,在心里想一下那首歌,给自己一点小小的安慰,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在闭上眼睛时默默希望,tomorrow is another day。
...

Read More...

[隐藏] [隐藏]

2002-04-09
**稀饭的隐藏日志**

高手境界

2002-04-06
2002年4月6日,23:59 星期六 阴
王国维先生曾在《人间词话》里引用了三句宋词来说明做学问的三个境界:第一层是"昨夜西风凋零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第二层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的人憔悴。"第三层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处,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常觉得,人的情绪也是分境界的。

第一层的高兴伤心是人人都经历过的,那是遇到高兴的事就高兴,遇到伤心事则伤心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大部分都是孩子吧,得奖了,考双百了,过年的新衣服了,都可以让我们耀武扬威的兴高采烈;挨老师批了,和同学吵架了,被父母说了,甚至磕了碰了我们都可以肆无忌惮的大哭大叫泪水纵横。只因为那时我们还是个孩子。长大一点了再哭别人会笑话你的:瞧,这么大人了还哭呢,多丢人。咿,我们原来也晓得哭是丢人的,所以不轻易在别人面前哭了。这些时候比较多,也较为常见,即使我们成年了,有时第一层的情绪还是忍不住会流露出来----人人都可看到的高兴和伤心。
...

Read More...

改变1995

2002-04-06
2002年4月6日,19:26 星期六 阴
看到雨弓新上传的黄舒俊那首《改变1995》,心里那个由眼泪聚成的湖就起了涟漪。原来,在音乐中,人与人可以找到这么多的共性。

每次听到他唱到这里,“世界不断的改变改变/我的心思却不愿离开从前/时间不停的走远走远/我的记忆却停在/却停在那1995年”,心里会有难以言述的感情;

曾经的我,走过了什么?是否记得呢?或者,还是会让已经过去的情景,静静地躺在时间河床上属于它的一个角落,做一颗反反复复也无法握紧的砂粒。

“世界不断地改变改变
我的心思却不愿离开从前
时间不停地走远走远
我的记忆却停在
却停在那2001年”

似曾相识

2002-04-05
2002年4月5日,23:59 星期五 阴
今天很早醒了,一反常态地睡不下去,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两天来气温下降,却不是那种干燥的冷;城市象一大堆散乱的积木,被无趣木讷地放置在一片寒冷而潮湿的雾气里。坐在餐桌前喝温热的牛奶,对着窗外灰色天空下的城市,一阵阵潮湿的风象水一样涌进来,有点入骨的冷。我安静地偎在软软的沙发里,静音的电视里上演着韩国爱情剧。看着那些俊男美女在安静却缤纷闪烁着的屏幕后大悲大喜,我却如此沉静。其实,真正的悲喜是无法可以表演得出的,就象戏子,总是在别人的角色里流自己的泪,在来不及卸掉的明艳妆束里哭泣。所以,我只想看他们的表情,而不听他们的声音。

打开电脑,桌面上放着几个已经动工的文档,编辑已经开始在催了,或许他们怀疑我的能力,写文字的好处之一就在于记录,无论是喜是悲,只要曾经被真心记录过,不论过多久,它们都还好好地保存在逝去那天的情景里。芳华易逝,容颜会老,在那个无法寻觅回来的时空里,文字是唯一纪念。
...

Read More...

得到&失去

2002-04-05
2002年4月5日,23:59 星期五 多云
张开你紧握的手

  这两天,有个叫wave的陌生网友给我写信,我甚至不知道wave的性别,就在心里把她当女孩子了。她的信很有意思,要我看个故事,然后选择一下答案。

  故事说,在一个暴风雨的夜里,你驾车经过一个车站。车站上有三个人在等巴士,其中一个是病得快死的老妇人,一个是曾经救过你命的医生,还有一个是你长久以来的梦中情人。如果你只能带上其中一个乘客走,你会选择哪一个?

  这个故事很有趣。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如果能让医生去救老妇人,而我和我的爱人相守,这样子就好了。但这答案似乎显得有点自私。

  于是我回信问她答案,然后她把答案给了我。

  答案是一段用powerpoint制作得很精美的动画。里面说,很多人都只选了其中唯一一个选项,而最好的答案是,"把车钥匙给医生,让医生带老人去医院;然后我和我的梦中情人一起等巴士"。
...

Read More...

缘分

2002-04-04
2002年4月4日,23:59 星期四 阴
手指纠缠之缘分篇

发贴者:手指纠缠 时间:2002-4-4 19:38:20 点击89次
61.169.29.4
--------------------------------------------------------------------------------
人们常说相遇相爱就是缘分,字典里解释"缘分",说是人和人之间的遇合或结成关系。有合就有离,有聚就有散,命运没有定数,可又总逃不开那些既定的欢喜或忧伤。

错过的东西,不论如何美丽,多少总会有点挥之不去的忧郁。就象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我最喜欢的诗之一。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

Read More...

愚人节

2002-04-01
2002年4月1日,23:59 星期一 阴
两只手,我的右手和他的左手。

相互纠缠着,温暖着。

彼此犹疑着,探寻着,欲迎还拒。

说天气真好,电视节目很烂,

一天的工作和明天要做的事情。僵持。

不经意打翻了颜料瓶,一发不可收拾。

隔着衣物触到了皮肤的温度,空气里有洗衣粉的清爽的味道。

再分不清彼此。

哈,愚人节,想象自己会过得很好......

无聊

2002-03-21
2002年3月21日,23:59 星期四 晴
探听、打造。我听的到窗外响彻云霄的声音。是我耳朵的幻听吗?或是失忆带来的惶惑??我在夜的保护下开始学着削苹果,我想让苹果皮像坚强的一个纽带,可是我笨,我看着那鲜亮的苹果在我的手里变成四不象,麋鹿吗?我快迷路了。。。

该找本书给自己一个填充,《老子》八十一章。从“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到“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整整八十一章,基本上我认为有两种书最可深入直白的道明真理,一种是古圣人的贤明之见,一种是六岁以下的儿童读物,两种书可以穿插地看,最后会有更为可贵的一种理解。。。

皮皮的《比如女人》,我看着看着发现天快亮了。。。昨天的阴霾已经消融在昨天的空气里,我写了一封六个字的信发了出去。

终于可以打开音响,在不打扰邻居的情况下。我听着浑厚的声音在我困顿的身躯周围徘徊。。

“这城市满地的纸屑。
...

Read More...
Grace - Bible
Grace - Prayers
Grace - Devotional
Grace - Hymns
Life - Days
Life - Notes
Life - Photo
Life - Film&Music
Life - Recording
Life - Food
Life - Memo



Kids - Pregnancy
Kids - JiaShan
Kids - JiaYan
Kids - Two Sisters
Kids - Parenting
Kids - Reading
Kids - Audio
Kids -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