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留美丽中

2002-09-13
2002年9月13日,23:28 星期五 雨
晚上陪客户吃完饭,回到家已经很晚了,上线的时候,qq上传来一个朋友的消息:“今天没写日记?”

前几天刚验证加入的朋友,验证的时候,就是因为他说的天天在看我的日记。

其实我已经很厌倦在qq上加入新的朋友,但是就是因为他的那句话,让我感到,有人在用心看我的文字。

想起前段时间姝姝在MSN上问我:pony,你写这些文字有什么意义吗?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她,好象被一把看不见的匕首刺中了,暗夜里独自捂着伤口,喃喃地辩解了很多。说到最后,我发现,我似乎连自己都无法说服。她一句句话打出来追问:你为什么活着?你给别人带来什么益处?......我几乎想逃下线去。

我喃喃自语:我只是简单地想记录生活啊,我只是想抓住那些美好的感觉啊。我只是想留住那瞬间的美丽和优雅,还有,那么一点点伤感和迷离......我只是,只是喜欢文字单纯的本身。
...

Read More...

无题

2002-09-13
2002年9月13日,23:16 星期五 雨
发贴者:手指纠缠 时间:2001-12-20 2:39:12 点击52次
61.165.9.74
--------------------------------------------------------------------------------
2:25

也许我会忘了你,可是我忘不掉你身上的味道。安妮宝贝说。

那种不真实的味道。只在黑夜里淡淡的萦绕。可以寄托或者依靠。

生命中一个没有确定形状的细节而已。或许会忘了细节是从何而来,然而却忘不掉细节曾带来的感动和温暖。

烟灰成串的掉落在他的掌心。寂夜里看不清表情,只有爱怜的声音:“栀子花都睡着了,你却还在游荡。”

黎明前暗红的天空,一种暧昧的血色。纠缠在一起的手指,依然冰凉。

那以后,不可救药的爱上了鲜艳的大红。十分红处便成灰。我们在时间里走进走出,开始学会遗忘。
...

Read More...
2002年9月13日,23:4 星期五 雨
手指纠缠的由来之三

发贴者:手指纠缠 时间:2001-12-20 0:44:29 点击53次
61.165.9.74
--------------------------------------------------------------------------------
愈发的爱用朋友的昵称和签名来做文章的标题。与她们握手时手指温暖的纠缠,恍然微笑,看见另一个自己。那么活泼泼的站在面前,当中流淌的空气仿佛一面镜子,彼此的融合和默契,遥遥蔓延开来。

所以身边的朋友大多也如我自己一样散漫。从不刻意联系,然而知道拨通电话,那头会有一个平静的胸怀在聆听,就不禁静静的微笑。

可是这样的朋友,谁也不会为谁停留。我们的感情如此单薄,却韧不可断。与火鸡认识很久了,在qq上他找到我,说明档中写着“漂泊”。从那时起他便不停的漂着,...

Read More...
2002年9月13日,23:0 星期五 雨
手指纠缠的由来之二

发贴者:手指纠缠 时间:2001-12-20 0:38:37 点击65次
61.165.9.74
--------------------------------------------------------------------------------
我想我快要失约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写文字性的东西。或许是累,或许是厌倦。

所以不大相信诺言了。连自己也无法遵守。或许这样是好的。无所希望了,也无所畏惧。

酒醉的时候手指紧紧的纠缠在一起。虽然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走的很稳。但是寂寞。我不知道那个时候,灵魂是否如风般从指间流过。时间太过恍惚,无法确定一切。而眼泪的温度却始终清晰。

最近喝的很多,生怕体内水分不够。通宵也不过熬啊熬的就习惯了。可是那是真实的。敲击过太多次的手指很疲惫了。
...

Read More...
2002年9月13日,22:48 星期五 雨
答复朋友的问题:

关于手指纠缠的由来:

发贴者:手指纠缠 时间:2001-12-20 0:31:32 点击68次
61.165.9.74
--------------------------------------------------------------------------------
那是个美好的下午,大四那年,由于大家都在忙着找工作,疏忽了很多,国庆回NC,大家在一起谈天,喝酒。我喝了一杯,小小的一杯。

卓雅“醉”了,宝宝“醉”了,燕子“醉”了,英子“醉”了,都“醉”了。请允许我把那称之为醉吧。我也“醉”了,“醉”倒在她们的笑容中,“醉”倒在她们晶莹而真挚的眼眸中……

我后悔了,后悔没有跟她们一起畅饮,没有跟她们一起笑,没有跟她们闹着要“手指纠缠”,就这么“手指纠缠”下去……
...

Read More...

游泳的鱼

2002-09-10
2002年9月10日,20:52 星期二 阴
下班进地铁,我总会去看看那条鱼,梁宝生日那天,就看中了那条鱼,可是我好怕,我从来就没有养过鱼,尽管他们都说这种鱼很好养。

生命其实是很脆弱的,不是吗?最脆弱的是人的心,那是最需要保护的东西。瓶子里的鱼依然孤独地游来游去,它们睡觉的时候也是睁着眼睛,亦从不流泪,它们是我的榜样。

一个人提着包包,走进地下铁,你的城市也开始在建造地下铁了,不是吗?地铁的空气里弥漫着爱情的味道,我想逃离,因为我总是能感觉到你嘴唇的温度,那天,地铁里,你吻过我....

你好吗?我很不好!

相爱的人,无论身在何处,都可以感应到彼此的存在,有缘的人,无论相隔多远,都可以穿越时空相聚在一起。我把你放在心里最温暖的地方,即使长时间后,所有的意图和结局都已经模糊不清,但我仍执着的任性。思念是很快乐的事情。

你现在过得快乐吗?
...

Read More...

甩啦甩啦

2002-09-09
2002年9月9日,20:46 星期一 晴
把回忆都甩啦甩啦,都甩啦甩啦,天空一片蔚蓝。

把悲伤都甩啦甩啦,都甩啦甩啦,不爱就无伤。

21:00起身开冰箱,红红的小西红柿,记得曾经告诉你,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圣女果。可是,现在的我面对着这一盘绚烂的红色,只有无言的感伤......

12:20中午吃完饭路过理发店,发廊的MM依然对着我笑,那次,我任性的在那里剪短了一截,你问:“剪短了多少?”“遮不住我文胸的褡扣了。”告诉我,如今的我该怎么办?还需要再剪掉一截吗?

坐在理发店的椅子上,我任凭摆布,我被围住只剩一个头,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麻木的脸和他被挑染成金黄色的头发。他低着头,正努力想解散我的发带,却怎么也弄不开那个死结。我突然觉得无聊地有趣。盯了半天,才懒懒的说,就往后拽就扯下来了,不用解开。他抱歉地笑笑:不疼吗?……我伸手扯下了发带。

然后,他认真地给我洗头...

Read More...

码字

2002-09-08
2002年9月8日,21:30 星期日 晴
周日,没有风。

我在写一些苦涩的文字,听一些心酸的歌曲。旁若无人。我习惯在某种旋律下码些文字。曾经我码过一些让你快乐的文字。如今我在时空里打腹稿,在时光里听蜘蛛结网的声音。感受一点点前尘往事或今生后世的事情,也许把自己身边所有的烦琐滤去,快乐就无所遁形。

每天依然工作、睡觉,睡觉,工作,这匆匆中闪出一些怀念你的影子,细细碎碎地穿透依附在所有的紧张和烦闷中,象一个废弃的金矿。

喜欢写这样的日记,零零碎碎,不痛不痒。我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构想一篇完整的东西,而日记就象速食面,想到哪,就码到哪。

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输不起。让爱固定下来,我不会永远青春可爱。可以疯狂,可以深情,安静地像海,寂寞地像秋雨,感情始终是夏日的阳光------这是我坚持的信仰。

抱着被子蜷在角落里。醒来的时候,音箱里正在放到萧亚轩的“我的孤独”。
...

Read More...

不走

2002-09-07
2002年9月7日,22:18 星期六 阴
上海的天气终于变天了,一个星期来的炎热渐渐的消散在风中,风吹着我的房间玻璃,呼呼作响。每个星期六我总是有固定的事情要做——擦地板。喜欢用水擦洗木地板,反反复复。

新闻组里,宇枫在叙述他的梦境,而我,已好久无梦了。

记得以前梦见过自己在十四岁前的那幢老房子。灰暗的颜色,熟悉的老歌,没有人。洗澡间里水声落地几乎淹没了一切寂静。我站在下面,淋湿了头发,感觉着水浸湿全身,顺着小腿流到地上,变成血。没有伤口,没有疼痛,却有一股股血源源不断流进洞口。那时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感觉一阵恐慌。

我仍跪在地板上,一点一点的擦,喜欢这样简单重复的劳动,Msn上面咚咚的声音,朋友传过来一首歌,他说:难得一见的好歌,你有空找来听听。每个人都曾受伤。我告诉他,我在擦地板,在听《不走》,不断repeat的动作,不断repeat的歌......
...

Read More...

安然无事

2002-09-07
2002年9月7日,14:52 星期六 阴
近来很懒,中午懒得去吃饭。呵呵,我从来就是个要享受不要健康的人。不停的喝雪碧加盐,一个星期已经收集了15个瓶盖,只是全部都没有中奖的可能。

winamp里不停的放着一些老歌,老歌也有味道,唱到动情处,觉得真受刺激。

梁宝生日那天我们买的香炉和薰油,一直喜欢而舍不得用掉,一狠心咬牙,呵呵,也就不当回事了。

老妈打电话来,说一定要多注意身体,我点点头,心里酸酸地。说好不回头的,留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让它变成自己的家。我不是反对,也不是反感,只是想在温暖的关怀中发泄一下或者诉说一下。

喜欢表达自己的想法。就如同喜欢浸在冰凉的水里洗衣服。然后,晾干潮湿,收获干燥的芳香。所有的东西都仍然保留着八月夏末的味道。

有什么比此更坦白的呢?

我写不出快乐,所以,用内心在跟你认真说话。

基斯洛夫斯基说:爱怎么能够。是的,爱有多长,忧伤就有多长。

回想起夏季,一点点眼泪和忙乱。最终……安然无事。
Grace - Bible
Grace - Prayers
Grace - Devotional
Grace - Hymns
Life - Days
Life - Notes
Life - Photo
Life - Film&Music
Life - Recording
Life - Food
Life - Memo



Kids - Pregnancy
Kids - JiaShan
Kids - JiaYan
Kids - Two Sisters
Kids - Parenting
Kids - Reading
Kids - Audio
Kids -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