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

2002-06-12
2002年6月12日,23:59 星期三 晴
我坐在晃晃荡荡的公车上,夕阳明亮无比的照射进来洒在车厢的地板上。望着窗外发呆,我一直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来上海。上海有什么呢,上海的外滩,上海的东方明珠,上海的老弄堂,上海的石库门,上海的月份牌,上海的陈丹燕,上海的张爱玲,上海的旗袍,上海的衡山路,上海的情人墙。这些形形色色的在这个城市中存在过或者仍旧存在着的物和人,它们象无数张嘴巴默声诵阅:这里可是上海,上海,上海......

只知道,今天30度,我在这拥挤的车厢里。

眼泪一滴一滴的融化在30度的高温里很快蒸发不见。

恍然如梦

2002-06-11
2002年6月11日,23:59 星期二 晴
不知道为什么,近来脾气坏的要命,一点的小事却总是让我暴躁,我觉得自己都快疯掉了。给家里打电话,明明想把委屈都告诉妈妈,但是,害怕家人的担心,到嘴的话又咽回肚子里,然后很开心的告诉妈妈,我生活得很好,是呀,我不想让他们担心我,时常想,一个人很好,起码不用伪装自己的开心和伤悲。有人曾经说过想考验一个人是否坚强就把他放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我想我是不够坚强的,一点点小事都可以让我落泪,我坦然承认这一点。尽管我愿意去学习,但是我还是无法坦然的面对一切。

那天布置完展馆,我却还要回公司准备第二天派发的资料,印刷厂已经把资料印刷好了,可是我却要到印刷厂去拿回来,到公司的距离不远不近,我不想打车,抱着资料从印刷厂出来,从来没想过会这么重,那时候我真恨不得自己是个男孩子。无奈我只好先提着两捆资料走个一百米,然后再调过头来拿另外两捆资料。
...

Read More...

下雨天

2002-06-10
2002年6月10日,23:59 星期一 雨
老板在这的几天,我每天都是加班,下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外面下起了大雨,背着包冲到站台,脚上最喜欢的那双细带的皮凉鞋泡在了大雨里,真的很心疼。
  
想起朋友以前评论我,说你用的每一样东西,都会把它们照顾得好好的,仿佛它们是有生命的东西、知疼知痛一样。难道每一样东西不应该好好地放在属于它们的地方,好好存在于适应它们的环境里吗。如果胡乱地任意摆置,它们也会蔫头耷脑、心里难受的。只有你把它们都一一照顾好了,它们也才能以最佳状态为你服务。就象衣柜里永远挂得整整齐齐、熨得平平展展、搭配得头头是道的衣服一样,在你随时要穿的时候,拿起任何一件来,都光彩照人。
  
每样东西,都会打心底里渴望关怀的。物品尚且如此,何况人呢。

坐在摇晃的公车里,大雨,把车窗弄得模糊,又清晰。再模糊,再清晰。
 
想起了那首《下雨天》,林忆莲与BLUEJEANS合唱的,当年好流行。

  “在某雨夜我心爱别离 置身雨中哭泣作逃避
...

Read More...
2002年6月5日,23:59 星期三 晴
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


天空的云朵看起来那样寂寞。
风领着它们相遇,牵手,拥抱……
来不及吻一下面颊,便没有留恋的擦肩而过。
每一朵云都不能左右自己,宿命的漂流,才是唯一的、最终的方向。

站在窗前,好象悬浮在空中,无所依傍的空荡荡。
听不见传真,听不见电话,刺痛耳膜的是火辣辣从天上掉落的阳光。

上帝是不是也这样在天上看着我们?
象我一样的微笑,象我一样的孤单,象我一样的觉得这个世界竟然这样陌生?

一个百无聊赖的下午,只写了一份成功的文案。
突然的感觉到,生活有一点点的不容易,有一点点的没意思。

我的日记

2002-06-04
2002年6月4日,23:59 星期二 晴
喜欢这样的写日记,喜欢这里的日记本,有着我喜欢的背景音乐......

我喜欢用许美静的明知故犯来做日记的背景音乐,或许自己真的是一个明知故犯的人吧,明知道很多事情不能够挽回,却还是恋恋不舍。

或许我们一直都只能是朋友,就让它随风飘散?我真的不知道?

心里好彷徨,难道我已被爱情的火车远远地抛下了吗?

微笑阳光

2002-06-02
2002年6月2日,23:59 星期日 晴
太阳系地球东半部亚洲中国某区公元二零零二年六月被热浪袭击,气温一
度高达33摄氏度。

路过菜场,看到美丽的百合花,虽然很贵,但还是下狠心买了,谁叫我无法抗拒那样的美丽呢?

在网上碰到X,他已经生活在另一个城市为他新的爱情所努力。人生总是有舍有得,他说,他很幸福。幸福,我重复着这两个字。

半夜热的睡不着的时候一直在想这些琐碎的小事。他是不是真的幸福?朋友是不是觉得我对他漫不经心?其实那张CD我非常非常喜欢。其实我也非常非常希望X幸福。可是后来朋友就很少和我联络了,我也不想再见到X了,他已经有了属于他的的生活。那张岁月如歌也真的再也买不到了,直到另一个朋友送了我这套专门刻路的光盘。重听老歌的感觉真好,以前的一些事就假装把它忘记算了。

坐在公车上,看几米的书,他在后记里写到:时间一秒一秒地变成往事,如果记忆丧失,我们又能留下什么?所以真...

Read More...

小熊

2002-06-01
2002年6月1日,23:59 星期六 晴
我的小熊洗干净了,倒晾在晒衣服的绳子上,无比惹人怜爱的样子。

等待快乐

2002-05-31
2002年5月31日,23:59 星期五 阴
有些时候,有些地方,我们轻易地找到幸福。然而有些时候,有些地方,我们再怎么努力,也遇不到一点点的快乐。

这是所谓的运气吗?还是生命的真相/

是这里或那里,此刻或未来,是左边或右边,前方还是后方,我该如何明白如何寻觅幸福躲藏的地方。要继续等待吗?还是转换下一个目标,我不想永远生活在犹豫、懊悔与无法抉择的困惑中。

[隐藏] [隐藏]

2002-05-30
**稀饭的隐藏日志**

周末读书

2002-05-25
2002年5月25日,23:59 星期六 晴
又是一个绝好的周末。我不得不把此看作是上天的恩赐,我又在阳台上渡过了读书的一天。身外是温暖宁静的午后,书里却是滔天的海水和挣扎的白鲸。说不出哪一个世界更大、更近、更精彩,但我体会到了读书的安全。即使书里再现的是人类曾经发生的真实的历史,也不妨碍我用数个小时喝着茶、晒着太阳去细细经历一场人与抹香鲸的恶战。最最享受的也莫过于此了。
Grace - Bible
Grace - Prayers
Grace - Devotional
Grace - Hymns
Life - Days
Life - Notes
Life - Photo
Life - Film&Music
Life - Recording
Life - Food
Life - Memo



Kids - Pregnancy
Kids - JiaShan
Kids - JiaYan
Kids - Two Sisters
Kids - Parenting
Kids - Reading
Kids - Audio
Kids -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