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6月20日,23:59 星期四 雨

没有地方可以躲藏,让我尽情宣泄悲伤。
我只能潜入水中,眼泪融入水波,哭声化成了气泡,
没有人看到,没有人听到,
我在幽闭的池底放纵大声哭喊.........

----------The Moments 照相本子


一个人在外面生活的日子里,遇到多次困境;学业,生活,工作,感情...... 以为自己到了绝境无处可走,压力似乎要把我彻底摧毁。

多少次曾以为坚持不住了,暗想难道就这样结束我的理想?然而有个声音一直再告诉我:“不,不放弃!”

我一遍遍这样告诉自己:不经风雨哪有彩虹;当一扇门关上的时候,总会有一扇窗户打开;跳出框子思考;站在高处往下看......

每次渡过一个难关后,对将来的路就多一份信心。

大多时候,人不是被外界环境打败的,是自己把自己打败的;就在丧失斗志的那一刻。
...

Read More...

梅雨季节

2002-06-19
2002年6月19日,20:6 星期三 雨
这是一个多雨的季节

上海的梅雨季节就要来了吧,早上广播新闻里这样说。

坐在办公桌前,一大早接到朋友的电话,在那头,他问我过得好不好,忽然就想掉眼泪,从高三那年开始,他就一直这样的关心着我,我知道,我不能回报给他想要的感情,可是,我真的无能为力,或许我快丧失了爱人的能力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和方式活在这个世界上。虽然每天都在记着这样的心情日记,却发现自己的触觉和感悟在这个城市的奔波中已逐渐被侵蚀,甚至都不知道该怎样感叹自己的生存方式。生活就这样带我进到一个无限的旋涡中,回旋。

一直以来,做市场是我最怕的东西,好多时候,我都在绝望的想逃开一个环境,却总被诸多因素所束缚,我们活的不再是自己。

我烦闷的讨厌着这种生活,《悲惨世界》要上演了,絮叨着上个世纪的悲惨,却在这素有小资之称的城市标榜着文化的底色。我在这文明的现代社会里,在这阴雨的天气里,却为一种生活的彷徨感到无望的伤心。
...

Read More...

快乐王子

2002-06-18
2002年6月18日,22:54 星期二 晴
今天给扬寄去了张小娴的两本书,一直都喜欢看她的书,其实,很久以前,有朋友给我发过她的很大的电子书的文件,可是随着一次一次格机,最终不知消失在哪个地方。我是个必须去读铅字的人,这样才会沉下心来。

在季风书园把《王尔德童话》默默地读完了,心里有点难过。他的童话真的很美,美丽而带着哀伤的色彩,有些不太适合小孩子去读的故事。薄薄的一册书,很童稚的画面却配着这样如此悲伤的故事。

小时候在课本里读过王尔德的《快乐王子》。老师叫我们把故事分段写出段落大意,写出中心思想,写出人物的思想斗争。读了全译本才知道小时学的课文是修改过的。原来,连我们小时读过的童话都是大人修改过的。总觉得,那些什么段落大意中心思想完全可以不去写,让它们去吧。留给孩子的,应该是读童话时最初对美丽的心悸,岁月长长的回味。不该是老师把四十个人的想法总结成了一个中心思想去写到作业本上。
...

Read More...

:(

2002-06-18
2002年6月18日,22:46 星期二 晴
没想到意大利竟然输了,唉,10个人永远踢不过11个人加一头会吹哨子的猪!

伪球迷

2002-06-17
2002年6月17日,21:9 星期一 晴
网上都没有什么人,好像都在看球,杰杰在那边无聊的说着他和女朋友的荒唐事,我边写着日记,边开导着他。这边在想,squall和oliver肯定都在看球吧。:)

六月上海最精彩的是什么?足球和电影展。

在网站报纸上随时可以看到影迷们小心地计算着时间地点,从一个电影院奔到另一个电影院去赶电影。我随时也可以看到我们隔壁公司的小伙子从公司奔到大厅里去看足球。好象平时大家都低着头在专心工作,而每当一进球的时候忽然从很多地方传出叫好声呐喊声。而当大厅传出叫好声时,许许多多人就冲过去看进球的慢镜头回放,来来回回跑得我都替他们觉得辛苦。

好象整个世界的人都在谈论这些,在电梯里听两个女同事在讨论喜欢哪个球队。一个人问另一个人,你喜欢的不是英格兰吧,我刚想搭话说我比较喜欢。那个女同事撇撇嘴说英格兰是二十岁以下不成熟的小MM喜欢的,本人喜欢的是意大利队。我咽...

Read More...
2002年6月17日,20:49 星期一 晴
早晨,八点出门,其实公司很近,但是已经习惯了早起。一大早就收到oliver的短信,这样的一个朋友,总可以让我放下所有的负担,开心的和他大谈特谈,然后彼此都开心的笑着。所有的不快,在那样的笑声中烟消云散。

路上有一个妇人在卖白兰花,小小的,洁白修长的花朵,用细细的铁丝系好,整齐妥帖地摆放在那里。我总把它们细心别在领口,带着幽幽的清香在八点零十分走进公司。

下午,物业处的人告诉我isdn已经牵进来了,但是里面的线必须自己排,于是,买来20多米的电话线,首先,用刀把外面的皮切掉,再用火把最里面的电线皮弄掉,看到嫩红的电线露出来,我感到雀跃,接线的时候,不小心触了一下电,呵呵,那种发麻的感觉,从手指划过...

掀起办公室的地毯,把线一一的布好,到他们的每张桌子,大功告成后,看着每张办公桌上的电话机,感觉很窝心,像是在料理自己的家一样,是呀...

Read More...

真正的我

2002-06-16
2002年6月16日,1:47 星期日 多云
oliver说我太压抑自己了,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个怎样的人,有时觉得自己像一只旷野中的野兽,风声吞没了一切,没有人能听到我的怒吼,我努力的爬上一颗不断滚动的圆球,却始终站不稳,常常跌落......

我知道,我会努力擦干眼泪,可是,可不可以让我先放声哭泣,才能继续勇敢。

我总是掩藏真正的自己,害怕别人一眼看穿,如果你在人群中觉得我陌生,别讶异,那不是真正的我,我还是你从前认识的我。

所以,亲爱的朋友,请别离我太远,让我找得到你。

照相本子

2002-06-13
2002年6月13日,23:59 星期四 阴
把msn上的星星换成了相机,
喜欢几米的照相本子
真的是这样哦,
照相的时候,多半都是欢乐留影
少有人会在悲痛时,照一张相片留念
悲凉的回忆最好统统忘记,而没有留下照片记录的生活
或许才更贴近人生

时间一秒一秒地变成往事,如果记忆丧失,我们又能留下什么?
所以该随时照张相片或画张生活小图留念

你有几本自己的照相本子?希望都是幸福快乐的追忆。

pony

21:16

回看日记中,无比留恋......

上海......

2002-06-12
2002年6月12日,23:59 星期三 晴
我坐在晃晃荡荡的公车上,夕阳明亮无比的照射进来洒在车厢的地板上。望着窗外发呆,我一直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来上海。上海有什么呢,上海的外滩,上海的东方明珠,上海的老弄堂,上海的石库门,上海的月份牌,上海的陈丹燕,上海的张爱玲,上海的旗袍,上海的衡山路,上海的情人墙。这些形形色色的在这个城市中存在过或者仍旧存在着的物和人,它们象无数张嘴巴默声诵阅:这里可是上海,上海,上海......

只知道,今天30度,我在这拥挤的车厢里。

眼泪一滴一滴的融化在30度的高温里很快蒸发不见。

恍然如梦

2002-06-11
2002年6月11日,23:59 星期二 晴
不知道为什么,近来脾气坏的要命,一点的小事却总是让我暴躁,我觉得自己都快疯掉了。给家里打电话,明明想把委屈都告诉妈妈,但是,害怕家人的担心,到嘴的话又咽回肚子里,然后很开心的告诉妈妈,我生活得很好,是呀,我不想让他们担心我,时常想,一个人很好,起码不用伪装自己的开心和伤悲。有人曾经说过想考验一个人是否坚强就把他放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我想我是不够坚强的,一点点小事都可以让我落泪,我坦然承认这一点。尽管我愿意去学习,但是我还是无法坦然的面对一切。

那天布置完展馆,我却还要回公司准备第二天派发的资料,印刷厂已经把资料印刷好了,可是我却要到印刷厂去拿回来,到公司的距离不远不近,我不想打车,抱着资料从印刷厂出来,从来没想过会这么重,那时候我真恨不得自己是个男孩子。无奈我只好先提着两捆资料走个一百米,然后再调过头来拿另外两捆资料。
...

Read More...
Grace - Bible
Grace - Prayers
Grace - Devotional
Grace - Hymns
Life - Days
Life - Notes
Life - Photo
Life - Film&Music
Life - Recording
Life - Food
Life - Memo



Kids - Pregnancy
Kids - JiaShan
Kids - JiaYan
Kids - Two Sisters
Kids - Parenting
Kids - Reading
Kids - Audio
Kids -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