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结婚十年

2005-08-16
——摘自第二十三章 爱的侵略者

余白冷笑道:“离婚是再好也没有的事,家中钱不够,落得省一个人吃用;只怕你离了婚从此就找不到第二个丈夫。”丽英说:“就是没有丈夫也胜如天天愁米 愁煤还吃人打骂。”说着便到我家来告诉我同贤,贤凝视她半晌取笑道:“像你这样的太太还怕没有人要吗,又美丽,又贤慧。”

她听着立刻把脸晕红起来,仿佛减轻了十年芳龄,于是我想到那天她在城外小河里划船遇见余白的光景,她的脸庞是圆圆的,眼睛漆黑,看起人来灼灼有光,但 是转瞬间这种光辉便失去了!没有一个男子能静心细赏自己太太的明媚娇艳,他总以为往后的时间长得很,尽可以慢慢儿来,殊不知歇过三五年便生男育女了,等他用有欲无爱的眼光再瞥视她时,她已变成平凡而咯噱的,抱在怀中像一团死肉般的妇人。这时候他会厌恶她,恨她,觉得她累赘,仿佛不虐待她一下不足以泄自已被 屈抑的愤怒似的;她假如含泪忍受住了,也许就能够挨到白头偕老,像一对老伙伴似的直到最后的撒手为止。但是她不能够,她的回忆太明鲜了,她只记得开始恋爱 时的刹那,那是一个梦,她把梦来当作现实,结果觉得被欺骗了一一一一其实欺骗 她的还是自己,而不是他,男人家事情忙,谁还有这么好记性的牢记着八年或十年前的梦吃,永远迷恋在梦中,一世也不睁开眼来瞧下这个纸醉金迷的世界?这个世界是男人的,只有男人可以享受爱,爱就是促成交合同时还能够助兴的东西,男人到了中年后渐渐明白过来了,觉得它太麻烦费时,要讲究享受还得另外用一种东西来代替它,这种东西便是钱,钱在男人手里,谁能禁止他们同时大量的或先后零碎的一个个买爱!

这时候,女人的梦也应该醒了,反正迟早些总得醒的。花的娇艳是片刻的,蝶的贪恋也不过片刻,春天来了匆匆间还要归去,转瞬便是烈日当空,焦灼得你够受, 于是你便要度过落寞的秋,心灰意冷地,直等到严冬来给你结束生命。世间上没有永远的春天,也没有长久的梦,梦将醒时人家偏要来给你称赞上一阵贤慧美丽,那等于再催眠,徒然增加一番难堪,到头来还不是事过境迁?

还有这段,读罢心有戚戚焉

“天下竟没有一个男人是属于我的。他们也常来,同谈话同喝咖啡,有时也请我看戏,而结果终不免一别,他们别开我,就回家休息了,他们有妻,有孩子,有小小的饿温暖的家,就算是同我很要好,又怎肯放弃他们的已经建筑起来的小家庭呢?他们对我说那是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哼,贤(她的丈夫)怎么有办法同我拆散了这个家呢?我恨他们,恨一切男人,他们不肯丢弃家,至少不肯为我而丢弃,我是一个如此不值得争取的无价值的女人吗?
  
假如我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天真,不难看,没有结过婚,我的机会就多得很了,第一,在年龄方面说,我可以嫁二十岁的青年,也可以嫁三四十岁的中年人,更可以屈就五六十岁的老翁;然而现在,我的对象便减少了,我得剔去三十岁以下的,专在四十左右的队伍中找,四十左右的男人还会没有家吗?他又不肯为我而离婚,我要嫁他,只好巴巴地盼望他太太早死,他的太太就是死了还有孩子呢,真讨厌!而且一个女人痴心等待另一个女人的死,那是没有把握的事,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得实现呢。假使她死了,而我也更老了,那时男人是不是还肯同我结婚呢?不!我不能那么傻,我得找个现成的,然而现成的鳏夫又是这么少呀!在我认识的朋友中,就只有徐光来,最近听说他要同院长的女儿订婚了。唉,男人若稍有地位,中年丧偶比青年未婚时更吃香,然而女人呢?贤的年龄比我大两岁,现在我们离婚了,他很容易的可以找到一个年龄比我轻十岁的女人,但是我却只可以找年龄比他大十岁的男人,而且还不容易,因为年龄比他大十岁的男人,在原则上仍旧想娶年龄比我小十岁的女人的,天哪!怪不得有许多旧式太太宁愿保留着名份守活寡,抵死也不肯抛弃儿女而离婚,那是有道理的,不彻底也有不彻底的便宜处,我错了,吃了亏,还没处诉苦,我怎么能够公开对人宣称自己一时找不到年青丈夫的话呢?不得已而求其次,男人的价值原不在乎年青,我得找个有地位的。然而有地位的人又怎肯娶个再嫁妇呢?他也许会同我好,同我好却不向我求婚,我失望了,只好说是我原不稀罕嫁人的,丈夫那里有真心待太太,我情愿胡调,那是玩弄男人。然而凭良心说,我又何尝真心要玩弄男人呢?一个女人要玩弄男人是不可能的,必定是他也想玩弄你了,故而将计就计。我对一个男人表示好意,起初总是痴心妄想的要托以终身,要给些颜色给以前的丈夫侃侃:“诺!我现在不是有了比你更好的配偶吗?”然而事实上是好虽好了,怎奈对方不肯做我的配偶啊!
  
我发觉自己之被欺——不是欺于对方,而是自己的希望过奢,骗了自己了。”
稀饭
19:47

There is no comment on this article.

用户:   密码:   注册? 悄悄话哦

(游客可匿名回复,仅填用户名不用填密码。2012年前用户数据已全部清除,如无法登陆,请重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