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孩童

2013-05-13
到了周末都是琢磨带孩子去哪玩呢?恩,去哪玩?地方好多啊,但是去哪里就要因情制宜
贵昨天说想去森林公园或者什么辰山植物园。可是周五与周六他出差,来去开车开高速其实很累人,如果去辰山植物园,其实大多数时候孩子大人都在走路,其实还是蛮伤神费体力的。我提议去申隆吧,找个阴凉的地,铺上垫子,我们大人坐着休息顺带看着孩子,随便孩子们在草地上怎么玩都行。贵同意,于是我们昨天又去申隆了。

上午没拍什么照,孩子们在滑草场那块玩,我就在阴凉的地方削好水果剥好橙子等他们,她们累了,跑过来吃点东西,又继续跑出去玩。放了一会风筝,踢了一会球,来来回回跑了几趟山坡。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中午照例去经常去的农家乐吃好午饭,又回申隆生态园,找了个阴凉的树荫,把车也停在阴凉的地方,贵开始休息睡觉,我坐在垫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看两个在树荫下的草地上玩耍的孩子。

妹妹选择席地而坐,开始从她身边探索,草地上星星点点的开了很多小野菊,一眼望过去,既显得茂密但其实又挺稀疏的。

这张照片下方许多白色的小点,其实都是那盛开的小野菊(昨天我跟奶糖说是小雏菊,今天顺手在群里问了,可能叫小野菊更妥帖。记得,有一次我看忙忙碌碌镇的微博,大致是好像她说我们家长老是说要带孩子们去大自然,大自然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如何如何,可是我们家长自己本身都不认识什么植物,说实在的,当时看那段话,看得脸羞红,直指我心,为此我真的还开始借书来看植物,看了一两本相关书籍之后,我放弃了,放弃的瞬间我思考并且真正接纳了本质,就是做自己。现在咨询的发达,当我们想要查找起某些专业知识来讲的话,会比以前要方便迅捷很多,那种知识如果能早就存储记忆在我们脑海里,固然是好,但是为了那个目的而勉强自己去做什么的事情,当最终真的不是在做自己,就会显得不是那么的心甘情愿。所以我想,我和孩子们重新学习也行啊,生活里碰到什么不懂的,回头查了,知道了,就算是一种自然存储记忆,就好了。我自己想侧重留在孩子记忆里的,可能是那天的风,空气的味道,那个片段的记忆,那份美,那份对生命对自然美好的感悟。)
Quotes From @忙忙碌碌镇日记
  #推荐本非常实用的书# 总有人说:带孩子去大自然里认植物吧,那是最好的学校......自己都不认识咋教啊?这书里都是华北山间常见野花,图片清楚易识别,在山间很容看到、辨认。别的地区的同学在当当和淘宝上搜搜,我看到有不同地区的很多版本。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妹妹一会揪起几根草,一会捡起一根干枯的柳树枝,一会揪下一朵小野菊,干枯的树枝,一折,咔嚓的清脆声,应声折段,柔韧的小草妹妹怎么扯怎么扭都扭不断。觉得坐着没力气揪起小草,妹妹起身开始用力揪,走几步,揪几下,有的土里的草更好揪,有的草扒在地上严严实实的。又一屁股坐下,又继续研究,揪点东西给姐姐,两姐妹,各自欢乐着玩,偶尔碰在一起,随即又分开各自玩。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妹妹看到姐姐摘的一把小野菊,伸手要,给了她之后,她又一把全撒在空中,姐姐不甘心,又继续摘了一把。要阻止孩子们破坏花草的行动吗?不是说要对一切生命存悲悯之心吗?近一年多以来,我选择随心自然,比如这刻,我其实意识到,这些野草,这些小野菊,是有着多么顽强的生命力啊,我们垫子下压着的小草,在承受着多大的重压?垫子下面说不定也压着什么小虫吧?柔韧的小野菊,被孩子们折下摧毁,被妹妹散落空中,随风飘走。那蒲公英,被孩子们折下,嘴巴轻轻一吹,吹走,可是它们的种子,随风飘散。那刻,我想起了蒋勋说的,花美的背后隐藏着生存的艰难。生命对于美的布告是因为它要用美包装生命的祝福。当然,我仍然知道,这刻还是我自己的体验,这些东西是没有办法用字句此刻来传达给孩子的,就这样看着,走着,顺其自然着,是我应该有的方式和态度。

在其他的时候,奶糖也有一时冲动折下花的时候,现在的我基本不太会长篇累牍的说教,关于悲悯之心,如何真正进入孩子的心田,是需要时间耐力,甚至很多时候我们父母自我教育反思才行。说和做通常真的是两回事。我有的时候看到奶糖摘下来的花,不太忍心,会带回来,有的压在书里,有的就是放在家里,慢慢的干了,最终枯萎丢弃。父母在日常生活里对生命的基本态度才是耳濡目染进孩子生活的点滴里。
引用
花是一种竞争力。它的美其实是一个计谋,用来招蜂引蝶,其背后其实是延续生命的旺盛愿望。植物学家告诉我,花的美是在上亿年的竞争中形成的,不美的都被淘汰了。为什么白色的花香味通常都特别浓郁,因为它没有色彩去招蜂引蝶,只能靠嗅觉。我们经常赞叹花香花美,“香”和“美”这些看起来可有可无的字,背后隐藏着生存的艰难。

花根本上就是植物的生殖,就像人发育成功一样。花长开来,目的性非常清楚,它就是要传播花粉的。如果在它开花的这段时间,花粉传不出去,它所有开花的努力就都白费了。所以不要认为花是为了让我们喜欢才存在的。它是有很强的生命意义在里面的。

所以我很希望各位回到大自然里面去,去观察,去发现;花的生命的结束,是果实延续的开始。果实结束是种子在延续——其实它是在循环的。种子、花、果实,种子、花、果实,一直在延续,而我们的生命也是这样的,也是在这样的循环和延续的过程当中。最后你会发现美,是借着花来做了一个全部的象征。花是种子的延续,花又是果实的起点,它是在这个循环当中最灿烂的部分。我们用它来做美的象征,是因为我们在花里面看到了我们自己生命的状态。

在孔子的哲学里,他好像会把善的定义放在美之上。而在老子的哲学里,有一种很精彩的论辩,认为如果天下的人都在谈善,那个善就危险,可能会变成一个外在的形式,所以“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如果都知道那个美是美,全在模仿那个美的时候,可能就不是美,而是丑了。我对老子这样的诠释其实很感兴趣,因此我也在问自己: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不敢去谈善?因为如果积极地谈善的时候,有没有可能,这个善会相对地彰显出不善?那如果当我们不断地谈善而彰显出不善的时候,有没有可能,宁可不去谈善,也要把善当成一个不容易看见、一直默默在做的行为,而不只是一个挂在口头上的东西?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很摆姿势的要我给她拍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在我的眼里,摆拍永远都没有随手咔嚓的瞬间动人美丽,当然,现在的奶糖不会懂,或者说我也不再想告诉她妈妈的所谓的经验和想法,我的是我的,她的是她的,我觉得的自然是我理解的美,她认为的摆姿势是她目前理解的美,其实无所谓冲突,只是接纳就足够。有一天,她终将形成她自己的实实在在的体验、感受乃至意识形态,价值观等等,甚至很多现在建立的东西经过某天摧毁直至重建,最终在她身上剩下来的是什么呢?那个教育最终沉淀在人身上的根基的东西,我期待将来看到孩子们的那天。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昨天是母亲节,我收获的就是一把这样的小野菊,奶糖说给我做点什么好吃的,妹妹也凑热闹,给妈妈吃的是她的奶,撩起衣服“喂奶”啦。额~~~~~~麻麻狂汗~~~~~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稀饭
11:46

View Mode: Show All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Toggle Order | Views: 2379
引用 akang370
[ 2013-05-13 14:34:39 ]
呵呵,好可爱的妹妹。。

用户:   密码:   注册? 悄悄话哦

(游客可匿名回复,仅填用户名不用填密码。2012年前用户数据已全部清除,如无法登陆,请重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