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服

2013-05-21
又是一年旅游节,今年的旅游节,哎,毫无新意,还是老地方,上海野生动物园,(去年前年都是旅游节的时候去的)。

前两天他就基本准备是去野生动物园,无其他原因,因为野生动物园的门票最贵,在旅游节的时候半价去动物园也许是最划算的。(我现在越来越不喜欢钻这样的便宜,因为经验告诉我,往往到最后得不偿失,就像很多年前,我拼命的做淘宝,费劲劳力精神,看似那时候的得到,其实事后看失去了很多很多啊)

如果说以前我们还只有奶糖一个孩子,我想去了也去了,无非就是人多,人挤人,凑热闹呗。但是,现在我们两个孩子,往人堆里扎对我们两个娃的家庭实在是伤不起。

周日的早上起床,说实话,我自己内心真不情愿去,可是,谁叫我们要顺服呢?(哈哈,顺服,我曾经把顺服类的日志发在微信里引起好多的议论和争辩,后来我喜欢滢滢妈的说法,就是女性特质缺失。今天的社会和家庭,很多的时候的确是女性特质缺失造成了很多的问题存在)

这个时候,就是忍耐,我坐在床沿边上,开始回想我能快速想到的圣经中的经句:爱是恒久忍耐,你们做妻子的,要顺服你们的丈夫,如同……等等等等。(前几年我在顺服的过程中,虽然最后还是顺服,但是是心里没真正顺服,虽然会去,但是会给脸色给贵看,也就是拉长了个脸,这样后面其实所有的人都还是不开心。)

从去年开始深刻的谦卑的学习顺服啊,周日那天回想完一些圣经里的话,当即也就放下,去就去吧,既去之,则安之,反正不就是人多嘛,走多一点路,人累一点嘛,没事,能承受住,怎么都能承受住的,天又不会塌下来。

于是,收拾吃的喝的,拎上一个好重的大西瓜,带着两个娃,一家人直奔野生动物园去了。结果当然可想而知,在野生动物园门口想掉个头,由于人多车多,车掉头就花掉了老长的时间,更有趣的是,在路上,贵接到老板短信,下午4点让他送个客户去浦东机场,oh,天啊,4点,那个时候我们看了一下时间,已经都将近11点了,算上下午我们返回的时间,也就是说我们在动物园只能呆2个多小时的样子。(突发事件发生的时候,我立即心里警醒自己,千万不要幸灾乐祸,是的,按我以前肯定连珠带炮的话出去了:“看,是吧,说了不要来,白来了。”呵呵,想想前几年真愚蠢的哦,明明这样的话说出去伤人,对双方都没益处,却还要逞一时口舌之快。不就是想向丈夫证明自己多聪明,多有预感,那刻心理得意了又如何,损了丈夫尊严和面子,他心里也郁郁寡欢。殊不知折损了丈夫,也就亏缺了神的荣耀。)

当然,来都来了,也不可能再立马掉头回家,好不容易掉头好,由于旅游节,进停车场就要排好长好长的队,而且估计停车场停车的状况也不容乐观啊,当机立断地我带着两个娃推着推车赶紧下车,买票去,贵开车往前找停车的地,我和两个孩子先进去。

买好票,在门口,哎,还找了两个年轻人帮忙,让他们帮我把奶糖带进检票口,我则带着妹妹(一个大人只能带一个小孩,小孩免票)。

2个多小时,我不太确定贵是否会像以前拉着我们匆匆的每个景点动物看个遍。如果真的是那样,好吧,那我也认了,顺服,还是顺服,心里叮嘱自己,要真心的跟着丈夫走,不要使出坏脸色,告诉自己,要笑,天父不是时时刻刻告诉我们,凡事都要赞美感谢吗,虽然此刻这件事上,我真看不出什么事情是好的,但是我一定要学着赞美。

此刻,心里再次快速的记忆圣经里的箴言:心中喜乐,面带笑容;心里忧愁,灵被损伤。困苦人的日子都是愁苦,心中欢畅的常享丰筵。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 哦,感谢祂,我刹那间轻松了好多。

带着奶糖和妹妹,我们一边慢慢的沿着动物景点往前走,一边等贵停好车来跟我们会合。

贵和我们会合的时候,我们没走多远,只走到里面的小小动物乐园。那边新开了个儿童乐园区,结果两个孩子在这个区域呆着就不走了。妹妹着迷于上下台阶,奶糖着迷于荡秋千。(贵不太会看我的博客,但我会针对性的选取一些东西发在微信上,因为,有一些无法沟通的问题,我通过我的文字发在微信里,贵会看到,这是我发展出的和他沟通的新的方式,而且,确实起到了很大的效果。比如我曾经把妹妹体验上下台阶,大人如何跟着孩子的体验走发在微信上。)这天,我想贵没有像以前一样,要拉着我们匆匆的游完所有的景点,要觉得赚回票价的意愿,我和他不约而同的就呆在那个儿童乐园里,悠闲的坐在长凳上,我陪妹妹累了,替换下来,贵继续陪,站在台阶旁,直到妹妹自己走厌,我们开了那个西瓜,两个孩子不时的跑来吃一点西瓜,又跑出去玩。

那刻,望着儿童乐园熙熙攘攘的人群,看着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上下台阶的妹妹,看着那边笑的乐开了花的荡秋千的奶糖,我就想,恩,看似135元门票,进来,我们几乎没看任何的动物,而且还是在其实任何地方都有的滑滑梯秋千处玩着,可是,我和贵还有孩子,都收获到了无比珍贵的东西,比如欢乐,比如理解,宽容,比如成长与进步。(我真的觉得贵还是吸收了我发在微信上的一些东西,而且也开始改变了,真美好。)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没玩什么,当然照片也不多,就咔嚓了几张奶糖荡秋千时候的照片,之后我们匆匆返回市区回家了。
稀饭
09:28

View Mode: Show All | Comments: 4 | Trackbacks: 0 | Toggle Order | Views: 2627
引用 burandehua
[ 2013-05-21 10:33:16 ]
在之前的好几篇文章里,我都读到了顺服。抛却宗教的部分,单纯来看这个顺服,是不是要一味的去顺服,无条件的去顺服呢。贵还是个有责任心有爱心的丈夫以及父亲,在一些家庭性的事务上,或是一些并非非如此不可的事情上(这个标准在每个人心里又有不同),保留一点女性的忍耐和温柔,去包容顺服,我或许可以理解,这也是我自己要学习和改进的。但如果不是呢。如果这是一个没有责任感没有爱心的丈夫,或如果这件事需要牺牲你的人生去迁就成全另一个人的人生呢。
稀饭
 2013-05-21 11:11:28
每次说顺服,团契的时候弟兄姊妹都要争得面红耳赤的,我非常喜欢听一些这样的辩论。你的问题和很多人争辩的疑问都大同小异。

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多微妙的点需要一个做妻子的去把握和平衡。贵在我的博客里表现基本上绝对是有责任心,有爱心的丈夫。曾经的我,在08年09年,可真不是那么认为,那几年,我想,我怎么会碰上一个这么糟糕的人,在那情绪最低谷的时候,我有过同样的想法,我真的要牺牲我以后的人生来去成全这段婚姻吗?那时候的贵,完全不像谈恋爱时候的温文儒雅,脾气暴躁,摔东西,对孩子对我任意的谩骂,(我曾经以为他是因为事业受挫而导致脾气变坏,后来经过系统学习了心理学,我分析下来,原生家庭沉淀在人骨子里的东西,是很大的根本,事业受挫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

最重要的一点,我后来意识到的,其实就是谦卑,谦卑下来,顺服下来,那时候深刻反省自己的婚姻,我承认自己也是有错的。(那个时候觉得自己错的只有一点点,呵呵),我想,那么我就先把我错的那一点点改过来吧,结果发现,哎呀,好像其实我错的更多,有一段时间其实到了很崩溃的边缘,就是好像我越改,事情反而越遭,在黑暗的低谷里,一遍遍的问神,到底是怎么了,我改了,为什么会更糟?怎么会这样?(瞧,那个时候的状态其实还在抱怨,整个人的能量场其实还是负的。)

只有到最后,我垂败了,我向神屈服,我说好吧,我认了,也许他就是这样,我不能想着改变他,也许就是接纳他。我告诉自己学着做到的就是,他暴躁的时候,起码我要保持我的情绪是平静的,否则遭殃的就是孩子。当人从心理真正的发出接纳的信息,周边的能量场随之改变。丈夫发现,一,怎么你和以前不一样了,事后他可能也会对自己做出的暴躁后悔,于是,我们相互其实都在改变。

所以,那时候的我,觉得贵真是彻底让我失望了,但是把时间拉长了看,他其实也在成长和改变。唯有接纳,唯有感恩感谢赞美,对“坏事”我们依然保持着笑容发自内心的去赞美,事情也许才会随之改变。

很多时候,苦难往往是化妆的祝福。在很多我们看不到的事情背面,也许暗藏着神的美意。(如果换一个角度,我们把神的某些部分看成是自然律,很多东西可能会更容易理解。会不会发现,其实我们现在很多东西都受制在一个自然律的下面,自然律的那个角度,也许就和中国的老子的很多观点会开始接近了。)
引用 hdoingyan
[ 2013-05-21 13:47:33 ]
受益匪浅啊。
引用 deardada
[ 2013-05-22 23:09:33 ]
你的回复看得我眼眶发热,嗯,谢谢亲爱的,有你在多么好……
引用 wasamy
[ 2013-05-24 09:27:12 ]
这两天也遇到一些烦心事儿,我想到的就是:沉默,不解释,宽容,忍耐。
你的心放下了,自然就好了。

用户:   密码:   注册? 悄悄话哦

(游客可匿名回复,仅填用户名不用填密码。2012年前用户数据已全部清除,如无法登陆,请重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