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佳佳撕书想到的

2015-01-20
周末,我其实被佳佳气的说不出话来,原因是那套第一次发现丛书,里面所有的透明页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部都被佳佳撕下来了。这也意味着这套书的精髓几乎全部被撕掉,那刻,我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很冷静平静的问了佳佳一句话,你撕下来要干什么,当时佳佳没有回答我,但是以我对她的猜想,肯定是她脑子里的什么“奇思妙想”作怪了吧,比如撕下来用做他用。

我把自己关在另外一个房间,平静的想了好久,我甚至开始反思佳佳从小的育儿方式是否太过自由,以及因为之前老是对她太过发散的思维引导,让她脑子里经常奇思妙想的鬼主意太多了?而这样的鬼主意如果在她年龄小的时候,我会当成孩子的灵感创意来看待,那么现在是否就太发散了,对于上学的她而言是否要收一收呢?毕竟,佳佳一定还是要在国内的教育体制大环境下来完成义务教育学习的。

我想起前阵子童书出版妈妈关于介绍一本书所说的:我知道,很多家长拿到《翻开这本小小的书》,会有一些疑问,“薄薄的这么几页”,“把书撕了多不好”,“孩子能理解吗”……但是,当听到孩子遍撕遍发出的爽朗的笑声,以及急切地渴望翻开下一页的期待,捧起图书不肯放手的时候。我想,这本书的价值远远比孩子安安静静地阅读十本书更有收益。

经常看很多教育大咖们的各种关于教育理念的文章,提到所谓的很多种种,只是这刻,我想问问,有一本专门给孩子用来撕的书固然没错,可是,当孩子把真的原本不该撕的书撕了呢?那一刻,要有多大的包容理解的心才能抑制住内心那起伏翻腾的情绪,我不是神,不是教育专家,只是一个在养育两个女儿不断实践教育路上的普通母亲。

我前几天随手记录下这段话,很是欣赏和喜欢:一直以来我都很排斥读各种儿童教育的书,因为一直认为教育是件极其个人化个性化的事情,唯自己超越自己,不信人可教导人。不过,所谓“信大道废小术”,在心理学层面上去了解儿童,乃是一门科学和哲学,是培养自己育儿观的起点。

所以,写下记录下这篇日志无非是想对自己做一个真实的记录,记录自己作为母亲在养育孩子这条路上最本真的思索和探寻,虽然不确定成人以后的佳佳是否能看到我的这些记录,也无法现在预见以后长大的佳佳是怎样的,但是希望多年后的我,回首两个孩子这一路的成长,会感叹并感谢命运和时间所埋下的一切伏线。如同成人后的我在经过了一系列青春叛逆挣扎逃脱悖逆之后却依然深深感谢我的母亲在我身上传导给我的东西,那里面,同样也有着我妈妈的痛苦、矛盾、反思和她的自我教育和成长,那是经过时间和岁月最终沉淀在我身上最为闪闪发亮的东西。
稀饭
01:04

There is no comment on this article.

用户:   密码:   注册? 悄悄话哦

(游客可匿名回复,仅填用户名不用填密码。2012年前用户数据已全部清除,如无法登陆,请重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