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孩子不需要改变

2015-11-22
Tags: 育儿
因着晚间贵先生跟俩孩子关于弹琴之事,朋友圈里下面跟帖了无数的评论,把俩孩子弄睡了之后,我久久睡不着,再爬起来,找了我博客里过往曾经写的目的行为和非目的行为,再次重看了一遍卢安克写的那篇长文《非目的行为》。

我想,如果把里面的学生改成我们的孩子,老师改成我们父母,这些话其实讲述了很多育儿真正的本质与核心。
Quotes From 卢安克《非目的行为》
问题都是一样的,都是人的心里太着急的问题。心里着急使得我们没有了稳定坚持的力量,使得我们没有了专心和行动的力量。人们着急地想要有成果,使得他们在达到之前就已经把结果要基于的基础破坏完了。在画画时,如果几分钟之内没有达到好的成果,学生马上就放弃并故意把已经画出的破坏掉。家长为了马上的成果就不允许学习的过程慢慢的发生。

唯一长久有效的,是对学生内在的观察,然后让课堂和自己的态度都变成是一种对所观察事情的答案。只有这样,我才能让自己的爱进入到学生的心里去。所有对学生该怎么样的想象都不符合事实,都只能造成一种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分墙”。在我能够用观察来代替我所有对学生想象的那一天,纪律的问题也就应该消失。

其实,如果我有一个让他们总是听话的办法,让学生应付我的要求,让他们参与我课堂计划的办法,学生就不可能跟我发生事情,从而也不可能克服困难,也不可能从事情和克服的过程中学到某才能。但在以后的生活中,只有学到了自己去克服困难的学生才可能建立一个和谐的社会。我不要想把他们特点和力量压下去的办法,否则的话,他们长大后也没有了建设社会的力量。更好的是利用他们的力量,让他们做些需要付出力量的事情。

再过了两年之后我就发现了:只要多年稳定跟学生合作,只要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学生(允许学生的事情影响到自己的命),到不了3年,纪律的问题自然就消失。现在,我就能欣赏与学生互相信任的相处。也就为了我们自己的班要实现的梦想,大家一起做到了本来做不到的事。

3年后我也就是这样来看的:如果我有目的,比如是教学的目的,或者我想让学生变得与我理想之中的他们一样,我就无法把自己的命运全交给学生,而学生在无意识之中也会感到我的不直接。所以,他们就不接受我。好象我的目的站在我与学生的之间,把我们隔开。反而,如果我没有了目的,百分之百地信任学生,他们就会感到我的真实。这是为什么有目的的教育起不到作用,而把自己交给学生(包括自己的权威)就能起到作用。这当然不是说我们要跟着学生一起去闹,但也不是说我们要保持一个已经考虑过道理的状态,因为这又意味着目的。

”创作“,这个词现在常常被当成是一种”手段“------用来吸引孩子学习更多知道的手段,或者一种学习之外的调节。好象生活中总有一个伟大庄严的目的,一切都为这个目的服务,这个目的是什么呢?为了服务于一种意志吧,当这个意志让你去改造世界时,你要具有这个改造需要的知识。
卢安克因为是德国人,所以他写出来的中文比较拗口。我理解的非目的行为,把卢安克的话套用过来可能是:如果我们父母有目的,比如想让孩子成为我们想像或者理想中的那样,其实我们就没有把自己的命运全然的和我们的孩子联系在一起,因为,目的在我们和孩子之间,隔开了,如果我们没有了目的,全然的相信孩子,所有的亲子关系,教育都是如此的真实自然。最后建议大家可以去读读柴静写的这段:

我采访姐弟俩。

弟弟卖力地劈柴,大家都觉得这镜头很动人,过一会儿火暗下来了,摄像机拍不清楚了,就停下来,说再添点柴。再过了一会儿,我让弟弟带我去他的菜地看看,他拒绝了。

“为什么呢?”我有点意外。

“你自己去”,他看都不看我。

我纳闷了一晚上。

卢安克第二天说给我听“那时候正烧火,你说你冷了,他很认真的,他一定要把那个木柴劈开来给你取暖,后来他发现,你是有目的的,你想采访有一个好的气氛,有做事情的镜头,有火的光,有等等的这样的目的,他发现的时候,他就觉得你没有百分之百地把自己交给他,他就不愿意接受你,而你要他带你去菜地看,他不愿意。”

我当时连害躁的感觉都顾不上有,只觉得头脑里有一个硬东西轰一下碎了。

“目的是好的,但是是空的。”他说。

“空的?

“空的,做不了的,如果是有了目的,故意去做什么了,没有用的,没有效果,那是假的。

“你是说这样影响不到别人?”我下意识地喃喃自语。

“这个很奇怪,我以前也没想过,想影响别人,反而影响不到。因为他们会感觉到这是为了影响他们,他们才不接受了。”

“你认为孩子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如果自己作为老师,带着一种想像,想像学生该怎么样,总是把他们的样子跟觉得该怎么样比较,是教育上最大的障碍。这样我没办法跟他们建立关系,这个想像就好象一面隔墙在学生和我的之间,所以我不要这个想像”

“我们平常接触到的一个很好的老师也会说,我想要一个有创造力的,有想象力的,什么样的学生,他也会有他的一个标准,难道你没有吗?

“那学生做不到,他会不会放弃呢,会不会怪这个学生?”

“可能会失望。”

“我以前考虑过很多方法,最后放弃了,方法都没有用,唯一有用的是老师的心态,老师心态最受影响的就是那种学生该怎么样的想像,他总是想着这个,他没办法进入适合学生的心态,没办法真正去看学生是怎么样子的,如果很开放地看得到,没有什么想像,很自然地就会有反应,适合学生的反应,而这种反应学生很喜欢,很容易接受。”

所以他才说,他没有任何可写的了,他曾经在博客里以巨大的篇幅批评和反对过标准化教育,反对整齐划一的校园,反对“让人的心死去”的教育理念,他跟现实世界里的问题较着劲,现在他说他放弃了要改变什么的想法。我刚一听的时候也一惊。

他说“如果想改变中国的现状,然后带着这个目的做我做的事情,那我不用做了。幸好我不是这样的,我不想改变,我没有这个压力。”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接着往下问“如果不是为了改变,那我们做什么?”

“当然会发生改变,改变自会发生,但这不是我的目的,也不是我的责任,也不是压在我的肩膀上的。”

“改变不是目的?”

“它压着太重了,也做不到”他说“但你不这么想的时候,它会自已发生”。

有人跟我形容过听他说话的感觉-----你以为是禅悟式的玄妙,其实背后是严整的逻辑体系,是一步步推导认识的结果。

“你原来也有过那种着急的要改变的状态,怎么就变了,就不那样了?

“慢慢理解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理解了就觉得当然是这样了。

“你对现实完全没有愤怒?

“没有。”

“你知道还会有一种危险是,当我们彻底地理解了现实的合理性,很多人就放弃了。”这是我的困惑。

“那可能还是因为想到自己要改变,所以没办法了,碰到障碍了,就放弃了。我也改变不了,但也不用改变,它还是会变。”

“那我们做什么呢?”

“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

最后那些话,深深深深的触动了我,想起了多年以前刚开始怀孕的时候看的《发现母亲》一书的核心,教育的起点和终点,都是自我教育......

而我们父母,是否愿意去相信这个不改变而产生的改变?
稀饭
01:32

There is no comment on this article.

用户:   密码:   注册? 悄悄话哦

(游客可匿名回复,仅填用户名不用填密码。2012年前用户数据已全部清除,如无法登陆,请重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