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s - Parenting
@mandarinpassion

我做妈妈的历程:用我个人的反思和进步过程,来把父母分成金字塔的等级。最底层的是我的曾经,最高层是我仍然在奋斗的目标。

最底层:很有责任心的父母。我们把自己的孩子想象成应该是完美的,而我们父母的责任就是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时时找出他们的不足,希望他们改正和进步。我们把自己当作是完美的,因为只要我们认为是错的就一定是错的,只要孩子们按照我们的教导时时纠正错误,就可以最终达到完美境界。

这两个前提首先就经不住推敲- 没有任何人应该是完美的,父母更不是。孩子的一生因此成为改错的一生,他们从不会到会的过程都演变成了改错的过程。他们或者会谨小慎微,或者会叛逆。他们很难对自己满意和自信,因为他们永远有改不完的错。

再上一层:意识到孩子会有强项弱项,意识到孩子要鼓励,所以虽然会有上述的责任心,但也会克制自己,多去鼓励孩子。但是由于眼光仍然是在孩子的弱项上,并用孩子的弱项来比别人的强项,希望孩子取长补短,所以鼓励也来得有些牵强附会。任何不是发自真心的鼓励都会被孩子们轻易地识破,而父母也不可能永远克制自己,所以很容易得出鼓励没效果的结论,而降落到金字塔的底层。孩子会在成长过程中时时关注自己的弱项,时时从自我身上找毛病,或者会加倍地需要父母的鼓励,以此寻找安全感。而当父母一旦穷尽了自己的空头鼓励,孩子的自信会大打折扣。

更上一层:从内心里接纳了一个不完美的自己,因而也接纳了孩子的不完美。真心地为孩子的进步感到自豪,掌握了鼓励的艺术,就事论事地表达对孩子的赞赏。对孩子的兴趣强弱项有很好的认知,主动为孩子创造机会发展强项,对弱项也会温和指出。这样的父母是不是很完美?还不是。因为父母还是站在高处在评判孩子:你这点做得好,妈妈很欣赏。这点做错了没关系,下次注意就好了。所以我们下意识地把自己摆在了孩子的审判台上,尽管我们是充满了正能量的审判,但审判毕竟是审判。其实我们自己并不是全能的审判官。比如在我的孩子成长过程中,有很多很多事情,我认为是值得提醒的,但后来发现原来是我自己没了解清楚。孩子也做出无数让我惊讶的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其实我是没有那个能力对他们的一切品头论足,哪怕是积极的品头论足。这样的孩子,可能会很自信,但独立思维的能力需要进一步探讨,因为父母的随时的结论不能给他们以探索的空间,一切都是在父母的预料之中,父母知道未来的一切。

最顶层:父母真正地把孩子做为一个独立的生命去尊重,对这个新的生命充满了敬畏。对孩子每一点点的努力感动,每一点点的进步而欣慰。从孩子每一步的成长中学习体会和反思,努力提高自己,和孩子一起进步。他们不会去评判孩子,只是平等地和孩子探讨事情。他们深知,生活的经验并不能赋予自己高出孩子一等的权利,因为孩子的经历将会是全新的。父母和孩子有着最牢靠的相互信任。举个小例子:请儿子帮忙和我一起将家里的两个浴室一个厕所清洗干净。儿子从来没干过,我仅仅是告诉儿子我怎么做,为什么这么做,儿子按照习惯自然知道他自己可以按照我的去做,也可以照自己的想法做,如果他的做法比我的更合理更有效,我就会向他学习。果然,他把我的程序改了,而且因为他更有劲更灵活,做得更快更彻底。女儿的专业选择我一开始有点想法,也和女儿谈了,不是评判,而是探讨一下。女儿在参观学校和自己research的时候关注了我提到的,给出了一些反对我的证据。她的独立和自信告诉我,不管她学什么,都能成功,而成功的定义是她自己是否喜欢,将来对于我们所有人都是个未知。这样的孩子不但自信,而且独立,敢于创新,敢于探索,敢于面对困难和失败。

我就是从最底层开始进步的,现在仍然在向最高层努力。把这个金字塔看成一个光束,底层是一段,顶层是另一端,每一点都有很多很多人,所以我们的旅程并不孤独,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和速度进步着。
1.
昨天有位妈妈给我看她和先生的聊天记录,里面谈及的问题,让我恍惚中发现其实自己也是如此。

比如妈妈说:作息有规律有错吗?有规律就有安全感,安全感来自心里强大,安全感来源于爱......

2.
自从家里没请阿姨后,冬天天气渐冷,先生去接姐姐,会把妹妹独自一人留在家中。有的时候,我在忙着工作时,经常接到妹妹的电话,带着一副哭腔,这边厢,我心理一种代入感,哎呀,觉得先生不应该,难怪妹妹没安全感的呀,难怪她那么依恋我,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办法跟我分床独自睡......

这个事情每次想拿出来跟先生探讨的时候,神总会提醒我,应该尊重先生,其实先生并没有做错,家里,丈夫是头呢,还是尊重先生的做法,多多顺服......

3.
有一天早上,爸爸忙,安排我送孩子们上学,按照爸爸的安排,不要那么早叫醒妹妹,让她在家多睡半小时,我送完姐姐回来,再弄妹妹,再送。但是那天妹妹坚决不肯,哭的稀里哗啦的,我心疼妹妹,又想着儿童安全感的问题,那天骑着电瓶车拖着两个孩子一起送。为此,后来,先生怪罪我一通,我心里其实怨怨不平,想用类似安全感缺失的话题反驳他来着。

今天早上,爸爸照例有事,安排我接送她们,我做好心理准备,妹妹肯定又要跟着我们一起走,不曾想,跟她说让她在家等我送完姐姐再回来送她,她很开心的答应,而且等我送完姐姐,回家接她,她也很乖的自己把早饭全吃完了,安静的在家等我。

这一天,工作闲暇间隙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想,妹妹愿不愿意一个人在家并不是安全感的原因。

4.
去年的冬天,过年的时候吧,回先生的老家过年,我跟先生的二哥聊孩子,聊教育,当时,二哥大致有一句话,意思是说孩子未必如我们想象的那么脆弱。

想想我们这一代的父母,接受了很多新的育儿理念,育儿思想,我们有很多的术语可以脱口而出,什么安全感,什么原生家庭,什么敏感期,我们更关注孩子细微的感受,可是为此是否更加脆弱,更加焦虑,更加小心翼翼了呢?

我们能否相信,即使她们现在因为遇到的某些事情产生的心理阴影,产生的所谓安全感缺失,终有一天,她们长大,会靠着自我的力量重新修复,甚至摧毁并重建,一如此刻心理重新成长健全的我一样!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认罪

2016-08-15
Tags: 育儿
引用
举一个亲子关系的例子:一个妈妈,她把笔记本电脑放在自己的房间,然后就睡着了。后来晚上十二点多醒来却发现电脑不见了。于是她就去敲儿子的房门,好不容易把儿子敲醒,看到儿子睡眼惺忪,好像是睡觉了正起来。但发现电脑怎么在儿子的房间呢?就问,“你是不是打游戏了?”儿了回答:“没有,我在睡觉”。然后 妈妈就把电脑抱走了,抱电脑的时候,发现电脑是热的。而妈妈就这样把电脑抱回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

给你的业画个句号
没有句号,这个业就一定会延续。所以一定要了结。怎么了结?这对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重要,我们的生命中难免会发生很多事情,但是必须了结。不了结,业障就越来越重,怎么了结?再拿这个例子来说,就是:“儿子,你一定要说实话,你打游戏没有?你用电脑没有?”儿子必须要说:“我用过,我错了。”不需要打他, 不需要骂他,句号就可以了。

所以,在我看来这个妈妈直接就是在害孩子。为什么这么说?她等于在教孩子:一、妈妈是个笨蛋,可以被欺骗;二、说谎是有效的。请问这对孩子的未来有好处 吗?所以看起来是慈悲其实并不慈悲,看起来的宽容却害了孩子。但也不是要打孩子、骂孩子或更严厉的惩罚,只需要把这个事情画一个句号,也不是要狂风暴雨的 画个句号,其实只要轻轻地画个句号就可以了,这件事情就结束了。
这是刚才无意翻查网络看到的一段话,文章是从佛教的角度来讲育儿,我并不想从宗教信仰的层面一下子提升到所谓的教义批判对错,我比较看重那句话:我错了。是的,这就是圣经角度里的认罪。

随着佳佳不断长大,我和先生不可避免都在遇到同样的问题,孩子所谓的“不听话”,叛逆,悖逆。先生说我对她们太自由散漫了,这点今天看到这段话之后,我也开始反省自己的育儿态度,孩子犯错了,不打骂孩子我目前是做到了,但是作为母亲,我还是失职了,很多时候,我并没有引导她们去认识罪的问题,从而认罪,再进一步改正。圣经里为什么总强调要认罪,因为认罪,那个破口就堵上了,所以以后我会学习怎样重新来教育孩子,犯错了,要学习认罪,然后再进一步学习悔改,先认罪了,那部分的恶魔才会有被斩断的可能,在不断的认罪中,罪所带来的咒诅才能涤荡干净。
因着晚间贵先生跟俩孩子关于弹琴之事,朋友圈里下面跟帖了无数的评论,把俩孩子弄睡了之后,我久久睡不着,再爬起来,找了我博客里过往曾经写的目的行为和非目的行为,再次重看了一遍卢安克写的那篇长文《非目的行为》。

我想,如果把里面的学生改成我们的孩子,老师改成我们父母,这些话其实讲述了很多育儿真正的本质与核心。
Quotes From 卢安克《非目的行为》
问题都是一样的,都是人的心里太着急的问题。心里着急使得我们没有了稳定坚持的力量,使得我们没有了专心和行动的力量。人们着急地想要有成果,使得他们在达到之前就已经把结果要基于的基础破坏完了。在画画时,如果几分钟之内没有达到好的成果,学生马上就放弃并故意把已经画出的破坏掉。家长为了马上的成果就不允许学习的过程慢慢的发生。

唯一长久有效的,是对学生内在的观察,然后让课堂和自己的态度都变成是一种对所观察事情的答案。只有这样,我才能让自己的爱进入到学生的心里去。所有对学生该怎么样的想象都不符合事实,都只能造成一种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分墙”。在我能够用观察来代替我所有对学生想象的那一天,纪律的问题也就应该消失。

其实,如果我有一个让他们总是听话的办法,让学生应付我的要求,让他们参与我课堂计划的办法,学生就不可能跟我发生事情,从而也不可能克服困难,也不可能从事情和克服的过程中学到某才能。但在以后的生活中,只有学到了自己去克服困难的学生才可能建立一个和谐的社会。我不要想把他们特点和力量压下去的办法,否则的话,他们长大后也没有了建设社会的力量。更好的是利用他们的力量,让他们做些需要付出力量的事情。

再过了两年之后我就发现了:只要多年稳定跟学生合作,只要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学生(允许学生的事情影响到自己的命),到不了3年,纪律的问题自然就消失。现在,我就能欣赏与学生互相信任的相处。也就为了我们自己的班要实现的梦想,大家一起做到了本来做不到的事。

3年后我也就是这样来看的:如果我有目的,比如是教学的目的,或者我想让学生变得与我理想之中的他们一样,我就无法把自己的命运全交给学生,而学生在无意识之中也会感到我的不直接。所以,他们就不接受我。好象我的目的站在我与学生的之间,把我们隔开。反而,如果我没有了目的,百分之百地信任学生,他们就会感到我的真实。这是为什么有目的的教育起不到作用,而把自己交给学生(包括自己的权威)就能起到作用。这当然不是说我们要跟着学生一起去闹,但也不是说我们要保持一个已经考虑过道理的状态,因为这又意味着目的。

”创作“,这个词现在常常被当成是一种”手段“------用来吸引孩子学习更多知道的手段,或者一种学习之外的调节。好象生活中总有一个伟大庄严的目的,一切都为这个目的服务,这个目的是什么呢?为了服务于一种意志吧,当这个意志让你去改造世界时,你要具有这个改造需要的知识。
卢安克因为是德国人,所以他写出来的中文比较拗口。我理解的非目的行为,把卢安克的话套用过来可能是:如果我们父母有目的,比如想让孩子成为我们想像或者理想中的那样,其实我们就没有把自己的命运全然的和我们的孩子联系在一起,因为,目的在我们和孩子之间,隔开了,如果我们没有了目的,全然的相信孩子,所有的亲子关系,教育都是如此的真实自然。最后建议大家可以去读读柴静写的这段:

我采访姐弟俩。

弟弟卖力地劈柴,大家都觉得这镜头很动人,过一会儿火暗下来了,摄像机拍不清楚了,就停下来,说再添点柴。再过了一会儿,我让弟弟带我去他的菜地看看,他拒绝了。

“为什么呢?”我有点意外。

“你自己去”,他看都不看我。

我纳闷了一晚上。

卢安克第二天说给我听“那时候正烧火,你说你冷了,他很认真的,他一定要把那个木柴劈开来给你取暖,后来他发现,你是有目的的,你想采访有一个好的气氛,有做事情的镜头,有火的光,有等等的这样的目的,他发现的时候,他就觉得你没有百分之百地把自己交给他,他就不愿意接受你,而你要他带你去菜地看,他不愿意。”

我当时连害躁的感觉都顾不上有,只觉得头脑里有一个硬东西轰一下碎了。

“目的是好的,但是是空的。”他说。

“空的?

“空的,做不了的,如果是有了目的,故意去做什么了,没有用的,没有效果,那是假的。

“你是说这样影响不到别人?”我下意识地喃喃自语。

“这个很奇怪,我以前也没想过,想影响别人,反而影响不到。因为他们会感觉到这是为了影响他们,他们才不接受了。”

“你认为孩子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如果自己作为老师,带着一种想像,想像学生该怎么样,总是把他们的样子跟觉得该怎么样比较,是教育上最大的障碍。这样我没办法跟他们建立关系,这个想像就好象一面隔墙在学生和我的之间,所以我不要这个想像”

“我们平常接触到的一个很好的老师也会说,我想要一个有创造力的,有想象力的,什么样的学生,他也会有他的一个标准,难道你没有吗?

“那学生做不到,他会不会放弃呢,会不会怪这个学生?”

“可能会失望。”

“我以前考虑过很多方法,最后放弃了,方法都没有用,唯一有用的是老师的心态,老师心态最受影响的就是那种学生该怎么样的想像,他总是想着这个,他没办法进入适合学生的心态,没办法真正去看学生是怎么样子的,如果很开放地看得到,没有什么想像,很自然地就会有反应,适合学生的反应,而这种反应学生很喜欢,很容易接受。”

所以他才说,他没有任何可写的了,他曾经在博客里以巨大的篇幅批评和反对过标准化教育,反对整齐划一的校园,反对“让人的心死去”的教育理念,他跟现实世界里的问题较着劲,现在他说他放弃了要改变什么的想法。我刚一听的时候也一惊。

他说“如果想改变中国的现状,然后带着这个目的做我做的事情,那我不用做了。幸好我不是这样的,我不想改变,我没有这个压力。”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接着往下问“如果不是为了改变,那我们做什么?”

“当然会发生改变,改变自会发生,但这不是我的目的,也不是我的责任,也不是压在我的肩膀上的。”

“改变不是目的?”

“它压着太重了,也做不到”他说“但你不这么想的时候,它会自已发生”。

有人跟我形容过听他说话的感觉-----你以为是禅悟式的玄妙,其实背后是严整的逻辑体系,是一步步推导认识的结果。

“你原来也有过那种着急的要改变的状态,怎么就变了,就不那样了?

“慢慢理解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理解了就觉得当然是这样了。

“你对现实完全没有愤怒?

“没有。”

“你知道还会有一种危险是,当我们彻底地理解了现实的合理性,很多人就放弃了。”这是我的困惑。

“那可能还是因为想到自己要改变,所以没办法了,碰到障碍了,就放弃了。我也改变不了,但也不用改变,它还是会变。”

“那我们做什么呢?”

“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

最后那些话,深深深深的触动了我,想起了多年以前刚开始怀孕的时候看的《发现母亲》一书的核心,教育的起点和终点,都是自我教育......

而我们父母,是否愿意去相信这个不改变而产生的改变?
好了,终于可以继续再来写麦格弗哈哈,其实中间我一直忍着没写,因为怕写了,发在朋友圈里,妈妈们追着我来问麦格弗的团购,现在总算可以放下这个重担了。

我回看了一下照片,是去年的12月份拍的多。...

Read More...
周末,我其实被佳佳气的说不出话来,原因是那套第一次发现丛书,里面所有的透明页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部都被佳佳撕下来了。这也意味着这套书的精髓几乎全部被撕掉,那刻,我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很冷静平静的问了佳佳一句话,你撕下来要干什么,当时佳佳没有回答我,但是以我对她的猜想,肯定是她脑子里的什么“奇思妙想”作怪了吧,比如撕下来用做他用。

我把自己关在另外一个房间,平静的想了好久,我甚至开始反思佳佳从小的育儿方式是否太过自由,以及因为之前老是对她太过发散的思维引导,让她脑子里经常奇思妙想的鬼主意太多了?而这样的鬼主意如果在她年龄小的时候,我会当成孩子的灵感创意来看待,那么现在是否就太发散了,对于上学的她而言是否要收一收呢?毕竟,佳佳一定还是要在国内的教育体制大环境下来完成义务教育学习的。

我想起前阵子童书出版妈妈关于介绍一本书所说的:我知道,很多家长拿到《翻开这本小小的书》,会有一些疑问,“薄薄的这么几页”,“把书撕了多不好”,“孩子能理解吗”……但是,当听到孩子遍撕遍发出的爽朗的笑声,以及急切地渴望翻开下一页的期待,捧起图书不肯放手的时候。我想,这本书的价值远远比孩子安安静静地阅读十本书更有收益。

经常看很多教育大咖们的各种关于教育理念的文章,提到所谓的很多种种,只是这刻,我想问问,有一本专门给孩子用来撕的书固然没错,可是,当孩子把真的原本不该撕的书撕了呢?那一刻,要有多大的包容理解的心才能抑制住内心那起伏翻腾的情绪,我不是神,不是教育专家,只是一个在养育两个女儿不断实践教育路上的普通母亲。

我前几天随手记录下这段话,很是欣赏和喜欢:一直以来我都很排斥读各种儿童教育的书,因为一直认为教育是件极其个人化个性化的事情,唯自己超越自己,不信人可教导人。不过,所谓“信大道废小术”,在心理学层面上去了解儿童,乃是一门科学和哲学,是培养自己育儿观的起点。

所以,写下记录下这篇日志无非是想对自己做一个真实的记录,记录自己作为母亲在养育孩子这条路上最本真的思索和探寻,虽然不确定成人以后的佳佳是否能看到我的这些记录,也无法现在预见以后长大的佳佳是怎样的,但是希望多年后的我,回首两个孩子这一路的成长,会感叹并感谢命运和时间所埋下的一切伏线。如同成人后的我在经过了一系列青春叛逆挣扎逃脱悖逆之后却依然深深感谢我的母亲在我身上传导给我的东西,那里面,同样也有着我妈妈的痛苦、矛盾、反思和她的自我教育和成长,那是经过时间和岁月最终沉淀在我身上最为闪闪发亮的东西。
前阵子有妈妈在微信上问我乐高,可惜真的抱歉,我最近太忙了,好多事情全赶在年底,然后本来想找以前博客上的关于写过的乐高的一些文章,但是空间到期,等着续费,等续费好了,重开了之后,我把以前的关于乐高的文章再整理过来发给这位妈妈吧。

2015年,我给自己的心愿是希望能再慢慢重拾起相机来,这样就又能有动力在博客里记录一些孩子们好玩的,还有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以,今天看到孩子们玩的乐高,我不再拿手机记录了,而是拿起相机来拍下来。

其实,对于那些搭出了很多叹为观人的乐高模型的孩子来说,我的确觉得是不错的,但是其实好多妈妈都会说,我的孩子根本就不会搭乐高,要不就是拉着大人搭,要不就是照着所有乐高套系的图纸搭。甚至,我估计很多妈妈看了奶糖搭的一些乐高,也会羡慕,也会来问,嘿,稀饭,你是怎么引导的?

回归于平寂的我,现在对孩子会少了很多期待,而是顺其自然,也许什么样的妈带出什么样的孩子,我是那种不循规蹈矩来的,所以在我们家里,尤其是玩得宝系列,除非是根据孩子某一时期的特殊兴趣爱好,我才会去找图纸,否则在两个孩子的视线里,是永远看不到图纸的。

以前,我还会很热衷探寻孩子脑瓜里的想象力,比如,看到今天下面两姐妹搭的老长老长的这个,我以前会好奇的问,这是什么呀,可是,现在我不再问她们了,因为,我知道她们在创造她们异想的世界就好了,而我,作为母亲,保护好,作为一个小小的旁观者记录了也就足够了,至于,是什么,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记录之,也已经不重要了。

温暖的午后阳光,有一种小确信的幸福感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有的时候真会觉得得宝买的还是不够多啊。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真的很长很长……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从客厅的阳台一直延伸过去很远很远,还好,能望到头,呵呵:)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日志的最后,放上一辑以前我收藏的很多孩子们搭建乐高的图片,在我对自己孩子,和看其他孩子搭建乐高,以及对那么多图片中孩子的儿童观察里,我都发现,低幼儿的孩子在搭建乐高的过程中,(一开始就参照图纸套系搭建的例外),他们都喜欢在搭建过程中,重复的使用同一形状,同一纵向,不断的反复重复的演练和练习,在反复的过程中,逐渐认识事物的形成过程。

东方娃娃有一期游戏大王里这样说:在各种创造性的作品和众多有组织的画面之间,一座行为和表现力的宝库慢慢搭建起来。充满自由,变幻和巧妙。各种故事在这里应运而……

所以,在孩子对同一形状积木反复有规律的有组织的重复搭建里,充满自由,变幻,巧妙的行为和表现力的宝库也在慢慢搭建起来…

延伸阅读:长长的高高的乐高
作为一个两个孩子的妈妈,我真的从开始有点小排斥麦格弗,(没办法,lego入戏太深了啊)到现在越来越喜欢。尤其是这个品牌的官网,我好喜欢。

接触麦格弗,是源于朋友的介绍,在此之前,我只听说过磁力棒,磁力片,但是没听过麦格弗,直到通过度娘,我才知道原来麦格弗才是正宗的,淘宝上看到的很多磁力片居然都是山寨。在孩子没有玩任何磁力片的前提下,我对这种磁力片的最初也最简单的理解就是一种和乐高类似的搭建的模型玩具。

9月的某天,我收到朋友寄给我的一大盒麦格弗,也就是最大的那个套系,打开之后,我彻底傻眼了。直接上官网图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里面附带着学习指导书和搭建图册,凭做母亲的直觉,还有以前家里玩过乐高的经验,我把指导书和搭建图册都收起来了,准备趁孩子们都不在的时候我自己先偷偷研究一下,我把和乐高类似的最基础的组件拿出来,其他的一些特殊元件,都还是暂时放在盒子里,收起来了。

那天,姐姐在外面游泳,家里只有妹妹,正好可以不受姐姐的干扰,让我看看妹妹(即将3岁)是怎么最初体验玩麦格弗的。

孩子最喜欢的就是重复重复重复,重复堆搭最简单的,如此往复循环体验再衍生变化,她发现了磁力相吸,而且还是不同角度的相吸,既可以层叠,还可以像这样一个个挨个的排下来。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我简单的示意给她搭好了最底下的立方体,她马上就融会贯通了,很快沿着在上面搭了第二个立方体上去。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3岁的妹妹,还属于低幼儿,这个时候孩子的特点,不太会混搭,所以我看到妹妹喜欢同一种形状去累积搭建,这其实也和玩乐高是类似的,反复的拿同一个形状的基础元件累积堆搭。

乐高的基础颗粒的最简单的堆积。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麦格弗里面的基础形状其实就有好多。没有任何图册引导,妹妹非常快的自己上手就用基础形状搭了无数的我们看起来还是简单的东西。这里面的共同点都是同一形状呈规律累搭。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我比较珍视孩子这样的体验,只有在重复认知体验当中,她才会慢慢的开始形成自己的独特的玩的方式。 我宁愿让孩子在起步阶段多花时间反复体验基础形状,当这样的体验累积到一定的度之后,就会开始产生认识上的质的飞跃。

而通过这次我和妹妹共同对麦格弗的初体验,我开始慢慢回味和体会到了朋友跟我最初介绍麦格弗的时候说的,它和乐高的不同。lego是以点,一个个类似像素点去构建,而麦格弗则是以面的形式去构建。这个的差异决定了麦格弗和乐高虽然有着相似的模型构建,但是却在玩的体验上有着不同的差别,无所谓哪个好,哪个坏,只是体验的角度和层面不同。

晚上,老大姐姐(7岁)回来了,大孩子的体验和低幼儿真是完全不一样,佳佳一上来,就开始进入立体的搭建,而且上手非常快,很快她不满足基础形状,无奈,我只能去翻出更多的特殊组件给她,顺便她看到了指导手册。于是她开始有意识的进入学习模仿指导手册上的模型搭建出一模一样的来。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我在旁边仔细的看佳佳玩了几分钟之后,我开始觉得这个东西果然和lego不同,麦格弗从面开始,进入立体3D,提拉组件成型,比lego更容易快速的搭建出东西,对孩子理解从面到立体空间的转换比较好。

lego搭建好之后,拆掉比较难,而麦格弗就不存在这个,快速的打散,重新构建。(当然,这个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比如在搭建成型后的稳固度上,lego就比麦格弗更稳固,基本上我听过很多大孩子的妈妈说的就是,很多孩子搭好了lego,这个套组就不愿意拆掉。)在我们家,基本我会固定的差不多时间就帮孩子清理拆掉搭好的lego。麦格弗因为通过磁力相吸,在某些时候,搭建可能会不如lego那么稳固。

而从9月陆续两姐妹玩了几个月下来,每次看到他们搬出这箱麦格弗来搭,我也就跟着她们再次的反复的体验了麦格弗的一些不同之处。由于麦格弗里面正好对应着佳佳小学学的几何形状,所以,在这个上面,从几何形状的面能快速的延伸到立体空间去,正方形 面到正方体,其他的三角形,梯形,五边形,六边形,等腰三角形,棱形,都可以去自由的组合,比lego搭空间要更快,当然,因为lego是以点构建出整体,在某种程度上,我自己觉得lego构建出来的模型比麦格弗要更精细。总之,麦格弗在空间的构建上,个人觉得比lego更来得快,感觉也更立体。

不过呢,因为佳佳毕竟还是年龄偏小,所以目前我观察下来,她自主想像搭建空间还没完全成型,她用麦格弗搭出立体空间的模型来基本都是看官网作品图然后模仿学习搭过来,自主创造搭的还比较少。

最后,我自己近几个月越来越喜欢麦格弗的原因还在于,麦格弗太好收纳了,因为磁性相吸,所以相同形状的一块块吸附收纳,有的时候来不及整理,一股脑扔在收纳箱里,也不觉得乱,在这点上,lego小颗粒的收纳就很是让我头疼啊。

以上算是我自己通过观察两个孩子玩麦格弗下来的一点体验和小建议吧。由于工作忙碌,都是手机拍的,也没有以前那么有心思用相机好好的拍一下麦格弗,哈哈。还有,总是来不及拍下尤其是老大用麦格弗搭建的一些东西。下次有机会我会慢慢拍了在博客里贴出来。

前段时间我写完这篇文章之后发现其实麦格弗的公众号上其实已经有整理出详细的lego和麦格弗的不同之处了。

戳这里查看:买乐高还是magformers?

感兴趣的妈妈可以去看麦格弗的官网和关注他们的公众号。

http://www.ilovemag.com/

微信公众号:ILOVEMAG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这本是一篇昨天应该写的小文,因为忙碌,又搁置拖延到今天,趁着今天临睡前,赶紧写完,否则不知道又拖到什么时候。

想写这篇文章的由来是因为最近出的那个事,扬州7岁女童在婚宴上被陌生人带走,最终遇害。在我家,我和贵先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教育孩子的方式,但我不认为他就是错的,我就是对的。只是,我总是会一遍又一遍的去思考,推敲。

先说说最近我经历的一个小事件,每天在我去上班的四川北路上,在一个十字路口都有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四岁的女孩在乞讨,忘记最开始我是怎么注意到的,记得是一个下雨天的清晨,瑟瑟的秋风吹着有点冷,我骑着电瓶车上班,在路口等红灯,刚开始我以为这是一对乞讨的母女,看得出,头天晚上,她们就是睡在临街的人行道边上,但是那天清晨,开始飘着小雨,我注意到那个小女孩躲在那个妇女用手撑起来的一小片薄薄的可能是别人遗弃的那种一次性塑料雨衣下。那刻,我心里顿生悲悯。因为赶时间的缘故,绿灯之后我骑着电瓶车赶去上班。这天下班的时候,我再次经过这个路口,特地再看看,是否那对“母女”还在。结果发现,中年妇女还在,而小女孩在街边流动的摊点旁,向在摊点买食物的路人乞讨。也许那刻小女孩的神情再次打动了我。在接下来回家的路上,我都一直好奇的想着这对“母女”到底背后是怎样的故事致使她们流落在这样的街头。

接下来的几天每次经过那个路口,我都忍不住去看看那对“母女”是否还在,看得出来,这个路口是她们的停留所在,晚上估计她们也是睡在这附近。

随着秋天的越来越临近,我从早上的短袖开始要加件长袖针织衫才觉得不那么凉意,而这对母女,尤其是那个小女孩,依然是赤脚凉鞋,短袖,甚至是那几个下雨的天里,我发现她始终都还是那件薄薄的短袖,从小女孩的身高判断,我估计可能比妹妹稍微大一点点,我开始琢磨,我是不是哪天可以找2件佳佳闲置的衣服带去给小女孩穿。第二天正好周末,我送佳佳去跳舞和弹琴,骑电瓶车去的路上,我带上了衣服,在经过那个路口的时候,我送给了这对“母女”,因为停留的时间稍长,也通过路口的流动摊贩口里才了解到了她们的故事,这对“母女”并不是真正的母女,但多多少少有点血缘关系,小女孩的母亲已经改嫁,父亲卧床不起,中年妇女是这个小女孩的婶婶,家里其实也实在揭不开锅了,但因为什么流落在这里,或者说怎么打算,我都无从得知,就权且相信这个故事吧。而且,我愿意去相信,因为从很多次观察中年妇女对小女孩的神情,并不是那种冷漠的对待,多少其实还是带了点亲情温情的感觉。这次因为有佳佳在旁边,看到我给了流落街头的人衣服和钱,佳佳她的心里多多少少我感觉也有了一些触动。那天在路上,她问了我好多问题,我尽我所能的,站在一个比较中立的立场来传达我对乞讨和流浪人的一些态度。我记得那天我最后告诉佳佳,妈妈并不是可怜同情甚至赞同这种乞讨的方式,而是看到那个小女孩,站在母亲,女性的角度,我不忍心不自觉的想去关心甚至呵护和帮助。

那几天,我不停的想起以前看的一篇文章:行善的最高境界不是施舍而是引路,我想,中年妇女还能劳动,我能帮助她找到什么事情做呢?但是很多深思下去发现都并不可行。因为首先贵先生就一定会认为我多事,甚至是惹事。其实也是,我自身都忙不过来了,多惹出事来,也估计要惹火上身。

后来估计佳佳跟贵先生讲过我和这对乞讨“母女”的故事,好多天,我发现贵先生拿着微信上的某些新闻在给佳佳讲解这个社会的现实,比如有篇新闻,是北京火车站的一个行乞老人,每个月从邮局能寄将近1万多块钱回老家,邮局保安工作人员帮忙清点零钞硬币,然后有记者暗访这个老人的行乞过程,末尾,贵先生说,所以,不要像你妈妈那样,什么人都相信……

再后来还有好几次都看到贵先生给佳佳讲诉各种各样不要轻信见到路上的可怜人等等。直到前几天,江苏又发生7岁女孩遇害的消息,贵先生再次以生动的事例给佳佳讲诉这个社会的黑暗。

而我,也并没有跳出来反对或者说指责贵先生,的确,这是我们所处时代社会的现实,我们也必须教会孩子一些防范的必要,只是,我总是忍不住深深的思考,我,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母亲,我能用怎样的一种比较妥善的圆满的方式,来告诉或者说传达给我的孩子,这个社会还是会有一些东西去触动我们对生命的本能的感动和悲悯,而那瞬间,请抓住我们的心,而不是麻木的过去。

昨天在准备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忍不住翻了一些我以前的阅读摘抄,整理了一篇:教育的目的在于尊重生命,放在app里,就像我以前说的,教育的最高境界是培养人对生命敏感,培养我们的孩子对一些人事与物天然的本真的怦然心动的情怀与悲悯。

我们,作为父母,要怎么做?起码,我只想做我自己,在一些本能的瞬间,去感动,去关心,去帮助,而不是忽视,漠视,你们觉得呢?

延伸阅读:
行善的最高境界不是施舍而是引路
教育的目的在于尊重生命
教育的最高境界是使人对生命敏感

自然教育

2014-10-01
Tags: 育儿
自然教育不强调孩子记住多少植物或者动物的名字。也不会在孩子面前灌输自然的原理或者某种功能。我们仅仅提供孩子和自然相处的环境,并协助孩子重新打通已经被城市化切断的自然连接。目的是让孩子建立尊重自然、热爱自然的世界观,并因此一生被自然抚慰。在这个润物细无声的自然教育过程中,专注力、审美力、沟通力、协作力等等将是大自然附送给孩子的礼物。

这段话是我今天早上看到笑飞分享的一篇文章里面摘录下来的一段话。

我总是在我有了孩子后不断的去回忆我自己的成长,这其中回忆最多的就是母亲对我的教育,我的母亲是小学的语文老师,在老大佳佳出生的头两年,我更多的是不断冲撞推翻我母亲对我教育的影响,以此想在我自己的孩子身上建立一种所谓的新教育新育儿。而在不断的反省回忆中,我一遍一遍的找寻我自己身上某些东西的来源原点及本体特征,都会全部追溯到我母亲的源头。

我的小学几乎都是在母亲的专制高压教育体制下长大,她是我的母亲,同时也是我的班主任,是我的语文老师,我的文学启蒙全部来源于她,而今天我看到自然教育这段摘抄,我也知道,我身上对生命对自然的敏感也是来源于她。尽管在那个年代,教育仍然是遵循大教育体制环境,但是我的母亲其实在很多教育方式和手段上做出了思考和探索,比如她教我们写作文,也是强调要先有感悟,才能达到喷涌而出的情感创作源泉,才能去下笔成文,为此,我们要写一篇比如《我最喜欢的**花》,她会在头两天先布置我们去观察那个植物那个花,从花瓣,从根茎,从香味,到感觉。再比如,每年春季秋季的春游秋游,回来的时候,我们都要完成一篇春游秋游的作文,她为了让我们不是纯粹的走马观花的春游秋游,不断的思索和探索充实春游秋游的内容,比如那个时候,会让我们准备炊具和食物,在春游去沙滩河边的时候,找砖头,生火,让所有的学生一起在野外搭锅生火野炊做饭炒菜,那个时候,我发现我最期望的是每年的春游秋游的野炊项目,她引导我们去观察在路上,河流的声音,油菜花稻田的颜色,田野里的清新的花香草香,在自然教育里,我以为那是我的母亲作为语文老师最初的探索教育的方式。

我想起那句话,教育的最高境界是培养人对生命的敏感,而此刻,我最想感谢我的母亲就是她在我成长的过程里让我对生命有了深深的感悟。那是一颗种子,生根发芽,在日后长大成人开花结果,繁花茂盛...
Grace - Bible
Grace - Prayers
Grace - Devotional
Grace - Hymns
Life - Days
Life - Notes
Life - Photo
Life - Film&Music
Life - Recording
Life - Food
Life - Memo



Kids - Pregnancy
Kids - JiaShan
Kids - JiaYan
Kids - Two Sisters
Kids - Parenting
Kids - Reading
Kids - Audio
Kids -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