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s
先生说老二明显拍照少很多很多啊。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可恶的terrible 4,性格执拗的不要不要的,一点点小事就惹着了她一样,爱理不理的,哼!!!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冬天的晚上等娃睡了,迷迷糊糊能再坐起来,开着灯,阅读点书,或者记录一下日志,都是极为难得的啊。

自从我今年极其的忙碌工作出差以来,对孩子们的教育疏忽了很多很多,但是心理上的大方向,我还是会把握,不是说了吗?职场妈妈其实不需要歉疚,珍视和孩子每一次的相处时光,把握住高质量的亲子时光,就足够足够了。

于是,只要不出差,尽可能的,我希望把握住睡前的special time!

以下就是很多段时间以来一些闲散的晚间记录吧,因为温馨暖人,尤显得珍贵。

1.
本来快睡了,不想激起孩子们的兴奋,所以很多个晚上的special time时光,都是绘本读完,关灯睡觉,尽量一点都不发声,但是这天,觉得好久都没问问妹妹幼儿园的状况了,于是就开始闲聊。然后呢,姐姐也加入了聊天阵营,于是就一发不可收拾。

麻麻:“妹妹,最近几天我去接你,怎么都没见樊老师呢?”
妹妹:“我喜欢苏老师呢。”
麻麻:“啊,你以前不是喜欢樊老师的吗?”
姐姐:“我知道苏老师,我知道苏老师。就是长长的头发的,以前我们在操场上会跳蜗牛与黄鹂鸟”

说着,就忍不住边躺着边手舞足蹈起来了。

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 阿嫩阿嫩绿的刚发芽 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呀 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妹妹也闲不住,开始了。妈妈妈妈,我也会,我也会

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蹦蹦跳,蹦蹦跳,蹦蹦跳啊蹦蹦跳......
(那刻我多想偷偷的打开手机上的语音备忘录,偷偷录下这多么难得的孩子的欢笑声,可是,怕再摸手机惊扰了孩子们,唯有用心印刻这些珍贵的瞬间。)

不顾冬天的寒冷,两只胳膊伸出来,装耳朵,屁股一颠一颠的躺床上扭来扭去

把我和姐姐两个逗的都笑晕了,哎,想9点半准时睡觉的计划又完全泡汤了。

2.

这天,熄灯,睡觉了。

1.2.3,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20秒之后)

妈咪,我要喝水.....

妈妈,我也要喝,(老大也很会凑热闹)

开灯,起床给两个娃倒水。

5分钟,关灯,睡觉......

(1分钟之后)

妈咪,我要撒sisi

妈妈,我也要......(老大,你哪次能不凑这个热闹吗?)

滚,赶紧去......(内心抓狂崩溃的麻麻)

欢快的两个孩子上完厕所回来疯狂的跳上床,蹦蹦蹦,哎,天天这个床都要被他们蹦塌了。

(已经陷入疯狂的麻麻,怒斥,到底睡不睡觉......)

20分钟之后,世界终于开始安静了,可是我也困了,爬不起来看书和写日记了。哎,睡吧睡吧,早睡早起。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ps.我偷偷的趁妹妹黑暗中爬起来玩用手机拍的

3.
过完4岁生日的妹妹,心理也会变得更加小敏感,以前养老大的时候,还很会注意去查阅一些成长的年龄分界点应该注意和避免的事项,可是细细想来,哪个孩子不是从terrible 1到terrible 2,再到terrible 3,terrible 4……一直的terrible下去呢?

晚上黑暗前临睡时光,妹妹细细碎碎的在被窝里,这里摸摸,那里摸摸,摸到我的手,我手腕上正好戴着一个解散下来的橡皮筋,她摸起劲来了。

黑暗中,我把右手的橡皮筋取下来,戴到另外一侧她触及不到的左手。

妹妹不发声了......

但是有那么一点不对劲,似乎她感觉自尊心受损,故意的离我远一点。

我没理,继续装作睡觉。

“哼”妹妹轻声的嘟囔一句,双臂环抱,在被窝里又离我远了一点。

这刻,我内心也在争斗,我要不要去安抚呢?安抚了,按我的预估,马上她就会“哇”的大哭,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就是这样,一安抚,触动那委屈的神经,马上情绪就会释放出来。

要是不安抚呢?......

我还是选择不安抚,总有一些情绪,幼小的她需要学习独自去消化和面对。原谅妈妈吧!
出差到家,一打开门,老大老二就从里间飞快的窜出来,大叫妈妈,妈妈~~~~

小老二一如往常的重复相同的话:妈妈,你今天会陪我睡吗?那一瞬间,你在外工作穿戴的厚厚的外壳瞬间全部软化下来,我笑着蹲下来回应她,是的,妈妈今天陪你睡。

先生把妹妹洗漱好,上床,我也洗刷掉几天连日的疲惫,钻进温暖的被窝,有暖暖的热水袋在那里,真好。

妹妹躲在被窝里拿着玩具手机在玩,我捧着她的小脸庞,男人带孩子就是不那么细心,走了几天,两个孩子的脸都春了......

我装作给妹妹打电话。

“喂,喂,喂?有人在吗?”
“喂,你找谁?”
“我找妹妹呀~~~”
“我就是呀~~~”

童稚的奶声奶气的声音,真逗。

“喂,喂,喂?有人在吗?”
“谁呀,哎呀,骚扰电话!”
一本正经的妹妹模仿着我们大人接骚扰电话的语气,把我笑岔了。
睡前的简短的故事时间,妹妹依然是大爱《我的后面是谁呢》,哎,简单的绘本,魔力十足啊,绘声绘色的跟妹妹讲完第一遍,大闹,还要第二遍,好吧,继续第二遍,此时,姐姐也已经上床在旁边跟着附和。

睡前其实把孩子搞得太兴奋了实在是不好啊,一不小心就失控,5分钟的睡前时光极有可能拖到10分钟,甚至半小时都无法罢休。

妹妹继续不依不饶,要求第三遍。

狡黠的妈咪开始出题目给俩姐妹。哈哈,想起了以前学心理学的时候说的延迟满足,顺便考考两姐妹啥反应。

“恩,这样,如果接下来妈妈讲第三遍,那么明天早上我就不讲故事了,但是如果现在我们不讲,马上就睡觉,明天早上我就给你们讲两个故事。”

你们猜?两姐妹是如何选择的?


































听完我的话,佳佳立即表示,明天早上讲,妹妹是及时享乐主义,选择马上讲第三遍。

就像好吃的东西,佳佳永远是把最好的留在最后,一点点慢慢享用,而妹妹永远都是第一时间吃最好的,然后最后眼巴巴的看着姐姐享用。

同一个子宫,同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两姐妹啊,选择竟然迥异,呵呵,她们的每一个选择,其实我都很喜欢,因为她们就是在做她们真实的自己。

我不知道,因着她们各自性格的不同,选择的不同,在以后她们成长的人生路途上会遇上怎样不同的境遇,但是我不想有着任何人为的改变,就这样,顺其自然的走着,就挺好的。
贵先生还在客厅生着闷气,为着晚间孩子们弹钢琴一事,我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开始伺候两孩子上床睡觉。给妹妹洗脸,洗PP,洗脚,脱鞋子的时候,一不小心,滑下来,妹妹后脑勺撞到了洗脸池边缘,开始哇哇大哭,好吧,揉揉,沿用巧虎里的老方法:

“揉一揉,吹一吹,痛痛飞走了~~~”
“痛痛飞走了吗?”

“还没有。”妹妹依然哭着。

“啊,痛痛怎么这么调皮,又跑回来了?”麻麻好无奈啊~~~

“揉一揉,吹一吹,痛痛飞走了~~~”
“痛痛飞走了吗?”

“还没有。”

“啊,怎么调皮的痛痛还没有走?”额~~~~麻麻好无奈啊,继续再次夸张生动的表情表演~~~~

“揉一揉,吹一吹,痛痛飞走了~~~”
“痛痛飞走了吗?”

“飞走了”妹妹破涕为笑。

这个时候已经在开始给她洗脚了,游戏力都已经开始了,那就继续游戏力延伸吧。

我猛地把水龙头正在流的温水往热水那边一拨,大叫:“哎呀,烫烫来了。”

再猛地把水龙头往中间温水位置打,叫着“哈哈,烫烫飞走了。”

游戏力一启动,就是停不下的节奏,以往稍微烫一点的水,妹妹就会大叫,而今天不知不觉的在温水和烫水之间,我们玩的不亦乐乎......而且,每次都是我淬不及防的拨热水档,考妹妹的反应力。

作为父母,以亲密的关系融入进育儿生活里,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因着晚间贵先生跟俩孩子关于弹琴之事,朋友圈里下面跟帖了无数的评论,把俩孩子弄睡了之后,我久久睡不着,再爬起来,找了我博客里过往曾经写的目的行为和非目的行为,再次重看了一遍卢安克写的那篇长文《非目的行为》。

我想,如果把里面的学生改成我们的孩子,老师改成我们父母,这些话其实讲述了很多育儿真正的本质与核心。
Quotes From 卢安克《非目的行为》
问题都是一样的,都是人的心里太着急的问题。心里着急使得我们没有了稳定坚持的力量,使得我们没有了专心和行动的力量。人们着急地想要有成果,使得他们在达到之前就已经把结果要基于的基础破坏完了。在画画时,如果几分钟之内没有达到好的成果,学生马上就放弃并故意把已经画出的破坏掉。家长为了马上的成果就不允许学习的过程慢慢的发生。

唯一长久有效的,是对学生内在的观察,然后让课堂和自己的态度都变成是一种对所观察事情的答案。只有这样,我才能让自己的爱进入到学生的心里去。所有对学生该怎么样的想象都不符合事实,都只能造成一种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分墙”。在我能够用观察来代替我所有对学生想象的那一天,纪律的问题也就应该消失。

其实,如果我有一个让他们总是听话的办法,让学生应付我的要求,让他们参与我课堂计划的办法,学生就不可能跟我发生事情,从而也不可能克服困难,也不可能从事情和克服的过程中学到某才能。但在以后的生活中,只有学到了自己去克服困难的学生才可能建立一个和谐的社会。我不要想把他们特点和力量压下去的办法,否则的话,他们长大后也没有了建设社会的力量。更好的是利用他们的力量,让他们做些需要付出力量的事情。

再过了两年之后我就发现了:只要多年稳定跟学生合作,只要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学生(允许学生的事情影响到自己的命),到不了3年,纪律的问题自然就消失。现在,我就能欣赏与学生互相信任的相处。也就为了我们自己的班要实现的梦想,大家一起做到了本来做不到的事。

3年后我也就是这样来看的:如果我有目的,比如是教学的目的,或者我想让学生变得与我理想之中的他们一样,我就无法把自己的命运全交给学生,而学生在无意识之中也会感到我的不直接。所以,他们就不接受我。好象我的目的站在我与学生的之间,把我们隔开。反而,如果我没有了目的,百分之百地信任学生,他们就会感到我的真实。这是为什么有目的的教育起不到作用,而把自己交给学生(包括自己的权威)就能起到作用。这当然不是说我们要跟着学生一起去闹,但也不是说我们要保持一个已经考虑过道理的状态,因为这又意味着目的。

”创作“,这个词现在常常被当成是一种”手段“------用来吸引孩子学习更多知道的手段,或者一种学习之外的调节。好象生活中总有一个伟大庄严的目的,一切都为这个目的服务,这个目的是什么呢?为了服务于一种意志吧,当这个意志让你去改造世界时,你要具有这个改造需要的知识。
卢安克因为是德国人,所以他写出来的中文比较拗口。我理解的非目的行为,把卢安克的话套用过来可能是:如果我们父母有目的,比如想让孩子成为我们想像或者理想中的那样,其实我们就没有把自己的命运全然的和我们的孩子联系在一起,因为,目的在我们和孩子之间,隔开了,如果我们没有了目的,全然的相信孩子,所有的亲子关系,教育都是如此的真实自然。最后建议大家可以去读读柴静写的这段:

我采访姐弟俩。

弟弟卖力地劈柴,大家都觉得这镜头很动人,过一会儿火暗下来了,摄像机拍不清楚了,就停下来,说再添点柴。再过了一会儿,我让弟弟带我去他的菜地看看,他拒绝了。

“为什么呢?”我有点意外。

“你自己去”,他看都不看我。

我纳闷了一晚上。

卢安克第二天说给我听“那时候正烧火,你说你冷了,他很认真的,他一定要把那个木柴劈开来给你取暖,后来他发现,你是有目的的,你想采访有一个好的气氛,有做事情的镜头,有火的光,有等等的这样的目的,他发现的时候,他就觉得你没有百分之百地把自己交给他,他就不愿意接受你,而你要他带你去菜地看,他不愿意。”

我当时连害躁的感觉都顾不上有,只觉得头脑里有一个硬东西轰一下碎了。

“目的是好的,但是是空的。”他说。

“空的?

“空的,做不了的,如果是有了目的,故意去做什么了,没有用的,没有效果,那是假的。

“你是说这样影响不到别人?”我下意识地喃喃自语。

“这个很奇怪,我以前也没想过,想影响别人,反而影响不到。因为他们会感觉到这是为了影响他们,他们才不接受了。”

“你认为孩子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如果自己作为老师,带着一种想像,想像学生该怎么样,总是把他们的样子跟觉得该怎么样比较,是教育上最大的障碍。这样我没办法跟他们建立关系,这个想像就好象一面隔墙在学生和我的之间,所以我不要这个想像”

“我们平常接触到的一个很好的老师也会说,我想要一个有创造力的,有想象力的,什么样的学生,他也会有他的一个标准,难道你没有吗?

“那学生做不到,他会不会放弃呢,会不会怪这个学生?”

“可能会失望。”

“我以前考虑过很多方法,最后放弃了,方法都没有用,唯一有用的是老师的心态,老师心态最受影响的就是那种学生该怎么样的想像,他总是想着这个,他没办法进入适合学生的心态,没办法真正去看学生是怎么样子的,如果很开放地看得到,没有什么想像,很自然地就会有反应,适合学生的反应,而这种反应学生很喜欢,很容易接受。”

所以他才说,他没有任何可写的了,他曾经在博客里以巨大的篇幅批评和反对过标准化教育,反对整齐划一的校园,反对“让人的心死去”的教育理念,他跟现实世界里的问题较着劲,现在他说他放弃了要改变什么的想法。我刚一听的时候也一惊。

他说“如果想改变中国的现状,然后带着这个目的做我做的事情,那我不用做了。幸好我不是这样的,我不想改变,我没有这个压力。”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接着往下问“如果不是为了改变,那我们做什么?”

“当然会发生改变,改变自会发生,但这不是我的目的,也不是我的责任,也不是压在我的肩膀上的。”

“改变不是目的?”

“它压着太重了,也做不到”他说“但你不这么想的时候,它会自已发生”。

有人跟我形容过听他说话的感觉-----你以为是禅悟式的玄妙,其实背后是严整的逻辑体系,是一步步推导认识的结果。

“你原来也有过那种着急的要改变的状态,怎么就变了,就不那样了?

“慢慢理解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理解了就觉得当然是这样了。

“你对现实完全没有愤怒?

“没有。”

“你知道还会有一种危险是,当我们彻底地理解了现实的合理性,很多人就放弃了。”这是我的困惑。

“那可能还是因为想到自己要改变,所以没办法了,碰到障碍了,就放弃了。我也改变不了,但也不用改变,它还是会变。”

“那我们做什么呢?”

“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

最后那些话,深深深深的触动了我,想起了多年以前刚开始怀孕的时候看的《发现母亲》一书的核心,教育的起点和终点,都是自我教育......

而我们父母,是否愿意去相信这个不改变而产生的改变?
有多久没有生病过?一年?两年?三年?在记忆中似乎有两年多没生过病?导致我昨天翻遍了抽屉找我的医保卡,都找不到,忘记塞在什么角落了?

前天就有点觉得不对劲,但觉得身子硬朗,应该能撑过,于是晚上撑着再去见了一位朋友谈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回到家,整个人就不好了,清鼻涕止不住的一直往下流,眼睛干涩,头皮扯着发疼。

睡了一夜,一早起来,感觉发作的更厉害,迷糊中听贵先生说,今天你要去接孩子,我一天要开会。

迷糊着再次睡下去,想着还有一堆的事没做,撑起来吃了早饭,然后过不了多久,忍不住全吐出来了。头痛欲裂......那看来去医院吧,翻箱倒柜找医保卡,没找着,去医院吗?去还是不去?

算了,干脆今天一天都不做事了,脱了衣服,回床上准备昏睡一天。

期间接了无数个电话,接完继续倒头大睡.....

恍惚间发现下午3点多了,赶紧给阿姨打电话,让阿姨帮忙去幼儿园把妹妹接一下回家。

继续再睡。

6点多,接电话:妈妈,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呀?

轰,才想起来先生早上说让我接,原来是两个孩子都要接,赶紧起床,穿衣围上围巾,打了uber,去游泳馆,接上佳佳回家,阿姨安排她吃饭,我脱了衣服,继续睡,迷糊中,听到阿姨在跟佳佳对话,告诉她下次如果没见到爸妈,就要第一时间给爸妈打电话。而不是一直等......

原来她今天五点多就游泳完了,愣是在游泳馆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我奔向游泳馆接她的时候,看她一个人坐在位子上孤零零的身影,类似哀怨的瞟着我的神情......

迷糊的头痛欲裂躺在床上的过程中,我想象着佳佳面对没人去接她的内心里的矛盾和冲撞,漫长的等待,要不要找人打电话?到最后还是别的家长主动问她,才主动给我打电话。一连续的面对问题及解决问题的过程,想想,我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也是好事,记得前段时间看《下乡养儿》。
引用
你每次都这么说,换幼儿园,学校的时候你也说:换很正常。不是天天不行,是这个地方不适合咱们。你永远觉得孩子没错,你永远只知道爱,照顾。可是我们养了她快八年,她比小时候更弱了......

(天天生病了),坐在树林里,羊在吃草,小黑在玩,我望着我们住的房子,想着躺在床上的天天,眼泪掉下来,我多想去为她端水,为她煮粥,陪着她,跟她说话,但是我不能......

“父母的责任是帮助孩子成长,而不是照顾她的身体。”

我很不服气:“为了帮助孩子成长,难道父母要变成教练,家庭要变成战场吗?”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乔老师说:“你的眼泪说明你是在照顾童年的自己,是为童年未得到爱的你自己而说话,不是为天天。天天跟你不一样,她得到了你们全部的爱。”

乔老师说:“我知道你小时候一定很缺乏父母的关心。但是你要分清楚你的需要和天天的需要,天天和你不一样,她是被你和戎的爱淹没了的人,你们要做的是减少爱,而不是再给。”
我曾经把这几段话发在微信群里,有的妈妈看了反对,当然,其实目前我对这个也说不清楚个所以然来,因为,教育真的是很私人化的事情,怎样的父母就带出怎样的孩子,在我的身边看了无数的例子,前段时间,我姐还跟我讲了一亲戚的孩子,到南京读大学,结果后来爸妈都考虑要到南京买房子照顾他的一系列事情。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爱都是以聚合为最终目的,只有一种爱是以分离为目的,那就是父母对孩子的爱。真正成功的爱,就是尽早让孩子做为一个独立的个体从你的生命中分离出去,这种分离越早,你就越成功。

而我,已经学会开始把更多的爱用另外一种方式隐匿在心里,就像上篇日志我引用的标题,内心有很大深情的人,往往恬淡。

前几天,花妈问我,出差回来会给孩子们带礼物吗?

我小的时候,每次爸爸出差都会给我带礼物,的确那是一种很温馨的感觉,至今仍然带着一种非常美好的回忆,去年我频繁的出差,其实已经想清楚了这个问题,第一次开始出差,那时候就想要不要给孩子们带点小礼物呢?随之,我对买礼物那刻我的心理过程进行了内观,是否有一种对孩子缺乏照顾的歉疚?以此想用礼物来弥补?孩子们缺东西吗?需要有一个固定的仪式感吗?是否是重复爸爸出差对我的原生家庭模式?以后每次出差都会让孩子们期待礼物吗?是为了弥补自己歉疚的心理?还是想给孩子们欣喜?

那天我给花妈的回答是不会带礼物,当然,不排除,某天我出差在某个城市,真的有碰到很适合孩子们的东西,我会买下,但是在这里面内心过程里,我已经坦然的知道,我没有愧疚,弥补,特意的惊喜等等,我只是顺其自然,适合就好了。

11月,是家里两个孩子的生日月,近几年,我已经开始慢慢淡化生日的特殊氛围,前几天,佳佳生日,我在出差,贵先生给所有游泳班的孩子都买了小蛋糕让佳佳分发,接下来,妹妹生日也照例是差不多,但是,生日礼物,可能,呵呵,就没有特意买了。

PS.病已经恢复好了,睡了一天,今天早上起床,神清气爽,准备再休息一天,周日开始全身心工作......
Grace - Bible
Grace - Prayers
Grace - Devotional
Grace - Hymns
Life - Days
Life - Notes
Life - Photo
Life - Film&Music
Life - Recording
Life - Food
Life - Memo



Kids - Pregnancy
Kids - JiaShan
Kids - JiaYan
Kids - Two Sisters
Kids - Parenting
Kids - Reading
Kids - Audio
Kids -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