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隐藏] [私人]

2017-03-22
Tags: 祷告
**稀饭的隐藏日志**
虽然我们可以在很多方面为人牺牲而显出爱,但我要把焦点特别放在我认为现今社会最能影响人的三类牺牲。

1.时间:就像人们说的,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已成为最稀罕的有价物。工作时间延长,休息时间变短,而生活的步调不断地加速。

2.财物:会使人扭转头追求属灵真实的第二种牺牲是放弃 一些资源。"金钱不是一切。"我们曾经听人这么说:"但它确实打败了其他东西!" 在一个大多数人醉心于追求金钱与货财的时代,只要能把别人的物质需求放在自己的需求之前,就足以让慕道友难以置信。近年来,这甚至足以登上报纸头条!

3.长期抗战:这是一种会影响人们生命的长期努力——过表里如一的敬虔生活。我们必须一直活出能支持我们所说的生活。我们必须作马拉松赛式的牺牲,而不仅是百米短跑式的。

我们积极的行为跟救恩无关。救恩是宝贵的礼物,是神白白赐给信靠祂的人。但我们还应该加上一些别的:虽然我们的行为跟获得遂救无
关,却可能被神使用来極救另一个人!我们做的事真的很重要,会影响我们所关心之人的永恒。

-------------------------------------

在这三点里面,1和3对我来说最难做到的。但是仔细想想,其实财物也会哦,也许之前所经历的试探都是小的,万一我经历更大的财物上的试探呢?我会怎样,会软弱吗?

***** 部分内容隐藏注册 / 登陆后显示 *****



我们要做的,就是放弃单凭己力想讨神喜悦的态度,而将自己全然交托给爱我们的救主。

路加福音18:22耶稣向富足人所要求的并不只局限在钱财,而是将自己认为有价值和宝贵的一切,即自己的才能、力量与钱财等与有需要的人分享,而不是留作己用,以能见证所信的神。蒙恩的人乐意与人分享自己所得的恩典,这就是实践基督徒的生活与信仰,也是基督教的核心价值观。

[隐藏] [私人]

2017-03-21
**稀饭的隐藏日志**

[隐藏] [私人]

2017-03-20
**稀饭的隐藏日志**

[隐藏] [私人]

2017-03-17
Tags: 祷告
**稀饭的隐藏日志**

[隐藏] [私人]

2017-03-16
Tags: 灵修
**稀饭的隐藏日志**

降生人间

2017-03-14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爱上一个卑微的女子。”克尔凯郭尔叙 述着这样一个故事。

“这个国王与众不同,每一个大臣在他面前无不战兢。他有 力量可以制服所有的敌人,没有人敢冒犯他。只是这样一个强大 有力的国王,竟然为了一个卑微的女子而魂不守舍。”

“他该如何向这名女子表达他的爱呢?如果他下令把她召入 宫,给她戴上皇冠,穿上后袍,她绝不会反抗——因为从来无人敢 违抗王。但是如此做会让这女子真正爱他吗?这下他作为国王的 一切‘好处’,却反而成了缠累,使他不知所措。

“无疑地,这位女子会‘说’她爱国王,但她会有多少真心?也 许她只是战战兢競地与王一起生活,事实上却一直怀念她的故乡。 她在王身边会快乐吗?王又怎么晓得这些事?

“如果王换个方式亲自下驾去找她,恐怕那些威武的侍卫军早就把这女子吓坏了。他不想娶个只会顺命的属下,王要的是一 个能以同等地位来爱他的情侣。他要他们彼此能忘记王的尊贵或 是女侍出身的卑微,而能跨越一切鸿沟真正相爱。”

“因为只有在爱里,所有的不平等才有办法扯平。”于是克尔 凯郭尔下结论,王决定既然他无法使这女子从低处往高处上升,他 只有选择自己降卑的方式。穿上破旧如乞丐的衣物,匿名微行,亲 身来到这女子的茅舍。这不是个掩饰的伎俩,而是甘心的认同。 为了爱她舍弃王位的尊荣,只盼望贏得芳心。

克尔凯郭尔这种臂喻的手笔,也正是使徒保罗在描述耶稣基 督时所说的:他本有上帝的形象,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其实上帝在面对人类时,经常是如此降卑。旧约一连串的记 载,便是上帝屈身要与人同在的一连串行为。他委屈自己,并用各 种方法向亚伯拉罕、摩西、以色列民、先知说话。但没有一回可以与 这次相比,经过四百年的沉默后,像克尔凯郭尔的比喻一样,上帝换 了个新的样子,完成最不可思议的惊人举动:成为人,来到世间。
要想了解当上帝是什么滋味,必须从创造的起点开始。

“神看着是好的”,像乐章中的击鼓声一般清脆响亮出现了五 次,最后以“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作了个总结。圣经其他篇章 回忆这时光,所用的文词更为生动。比方上帝得意地向约伯报道: “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而箴言里的记载更愉悦: “那时,我在他那里为工师,日日为他所喜爱,常常在他面前踊跃,踊 跃在他为人预备可住之地,也喜悦住在世人之间。”

人类学家兼散文家艾斯利(D谈及有一日他在原始创造中所感受 到的喜悦。他已年迈,在荒凉的沙滩上走着走着,找到一艘被浓浓的 雾气所笼罩的、已搁浅的破船。不久便在船头底下躺着睡着了。当 他睁开双眼时,映入眼帘的是一对可爱的耳朵,以及小狐狸那困惑不 解的脸庞,好小好小,还不懂得怕生。就在这光线昏暗的船底下,这 位著名的自然主义者,和一只小狐狸两相对看起来。然后,小狐狸显 出慷慨大量,从一堆骨头中叼出一块鸡骨,含在齿间晃着。艾斯利一 时兴起,蹲下去抓住骨头的另一端,开始了一场嬉戏。

艾斯利写道:“大家总是这么认为:穷尽毕生之力,人终究到 不了无垠宇宙的天涯海角,也以为人一定要去到够遥远、够隐蔽之 处才会有所斩获。可是,眼前这骨头,这只睁着无邪大眼的狐狸, 却邀我和它共嬉戏。宇宙其时正在我们周遭以超乎想象地、像秋 千般来回地摆荡着,向我们展现它的风貌,而且它的风貌也非浩瀚 得难以捉摸,其实它展露的是一副笑靥;人在这节骨眼儿,何不把 人的尊严暂搁一旁呢。”

“蹲在狐狸洞前翻弄着一根鸡骨头,这种简单的手法,却让我 掌握了片刻宇宙的神奇。这的确是我干过最有分量的活儿。”他 又解释,因为他掌握的是宇宙开天辟地时的那一瞬间。“其实,这 是个孩童的宇宙,一个小小的,有欢笑的宇宙。”②我们的宇宙虽然浩瀚惊人,而苦痛虽然也不断的纠缠其间,但仍然有些事物,好像一股尚未散尽的陈香、源自创世记开天辟地的 时刻。我的确也感受到了。在我头一次去优胜美地时,绕尽了弯 道,眼前山谷出现的是,流泻着天使秀发般的瀑布,倾倒在雪亮的 大理石上。在安大略一座小小的半岛上,五百万只帝王蝶栖息一 处,掮动着薄如片纸的蝶翼,把每棵树都缀满了闪烁的橘色荧光。 在芝加哥林肯公园中的幼兽园,刚刚出生的鳄鱼、土狼或河马,只都调皮逗趣、戏耍不停。

艾斯利描述得真好:宇宙的中心是一丝微笑,一份从创世之初 就跳跃着喜乐的脉动,至今仍延续着。一个怀抱初生婴儿紧靠胸 前的父母,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而当上帝看着世界被造的那幅 美景时,也正是这种感受。这个最起初的起初,完全没有失望,只是一片喜悦。

有一位神学家说人类就是上帝冒险的杰作。”克尔凯郭尔则说上帝用自己的决定把自己困住。”意味着人类的自由本性 有好也有坏。一个主宰万物的上帝怎么会去冒险,又把自己困住呢?这正说明了上帝在造男造女时,把创造的自我限制发挥到了极点。

汤普森(William Irwin Thompson)对创造写下了这么一段极富想象力的自白:

设想上帝在天上,在天使歌颂声的围绕中自言自语说: “如果我想造出一个完美的世界,我知道它会像个什么样子。 它会像一个完美的机器不断地运转,以我绝对的意志,让它永 远不会出轨。”因为上帝的想象力是完全的,所以没有必要实 际造出这样一个宇宙,单凭他的想象力就可以对它的模样一 清二楚。然而这种宇宙对人对上帝没多大意思,因此我们可 以模拟上帝继续构思的样子。“如果我要造个自由的宇宙, 甚至自由到可以离开我呢?愿意揭开我的神性,受造物可以 自由追求他们的生命,而不受我威严的存在所惊吓,这些不因 着被我设计才来永远仰慕我的受造物会来爱我吗?爱究竟能 不能从自由而来?我的众天使会一直爱我,因为他们一直见 得到我,如果我这位造物主按我的形象来造人,造出有自由意 志的人,那会怎么样?如果我真把自由带进这宇宙中,也就等 于冒险地连带把罪恶也引进来,因为如果他们真有自由,那么 他们就有可能从我的旨意中出轨。嗯……不过,倘若我不断 与这个宇宙有交往,我这造物者与受造物联合成为一体,尽管 有罪恶的状况发生,我都用绝对的善来回应,也就是竭尽全力 想要否定的善。这样一来,这些拥有自由的受造物会来爱我 吗?会与我站在同一阵线从恶中生善、经由自由创出珍奇吗? 又倘若我和他们一起活在有限并且充满苦难罪恶的世界里, 在一个全然自由的领域中,不知道结局会如何,我是否还敢为着爱而冒这个险?

亚当和夏娃为了什么要违背上帝?他们活在乐园里,即使有 埋怨,也可以随时像朋友一样跟上帝交谈。然而就是因为那么一 棵叫“分别善恶”树的禁果,这么个诱人的名字,叫他们怀疑这名 字后面到底藏了些什么,没有试试怎么会知道呢?于是亚当夏娃 运用他们“创意性”的自由,吃了果实,从此世界就变了样。

创世记第3章就活生生记载了当亚当夏娃不顺服之后,上帝 的感受如何:面对一个破碎的关系,上帝伤痛至极;对人类的背叛 深恶痛绝,惊讶之余而警觉到必须说那人已经与我们相似,能 知道善恶。现在恐怕他伸手又摘生命树的果子吃,就永远活着。”

原来创造看起来好像是为所欲为,其实也包括了限制。亚当 夏娃很快就清楚看见:有自由选择反抗的同时,也必须接受限制。 由于他们的选择,造成他们与上帝之间的距离。原先,他们可以与 上帝同行共话,如今,听见上帝的声音就要躲藏起来。那份尴尬的 疏离感,已经破坏了原有的亲密。所有我们今天与上帝关系中所 经验的失望感,完全是起源于这次的背叛而引发的余波荡漾。

可能我们根本不了解它是怎么一回事:要赋予人类有限度的 自由,好与全能的上帝共处。这难度有多么高,就好像每分每秒都 在一种“神圣的退让”的状态中。

上帝在创造初 始,对这世界所怀的意念。即使在背叛事件之后,他还是没有切断 他与受造物的关系。创世记透露着他与世人持续的接触,这些故 事颇令人吃惊。

如果要我把创世记的剧本缩写成一句话,那就是:上帝在学着 怎么为人父母。伊甸园的裂痕改变了整个世界,毁了亚当、夏娃与 上帝原有的亲密。在那个好像磨合期的阶段,既然人类采取的步 调,违反了规则,上帝就得出面惩戒。若问:做上帝是什么滋味? 请问,当一个两岁小顽童的父母是什么滋味?

谁也无法指控上帝,说他那时是羞于出面,他简直像是彷徨得 难以启齿的父母。当亚当犯了罪,上帝与他碰面时,告诉他:“从 今以后,所有受造之物都要承受因你的选择所带来的后果。”不出

一代之久,另一桩恐怖事件——谋杀案,就出现于人间。“你做了什么事呢?”上帝质问该隐,“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 告。”上帝已经再度面对眼前的罪犯,立下惩戒的判例。

整个人类就这样继续堕落到一个地步,圣经以从未有的痛苦 笔调描写说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为人父母的 上帝备受震惊,心如刀割。

哪一位做父母的邊有这种懊悔、痛苦的经验呢?当一个叛逆 的青少年,搜肠刮肚,要找出最具杀伤力的话而迸出一句“我恨 你!”时,就像对着父母的肚腹捅上几刀。上帝所承受的,不只是 一个儿女的背叛,而是整个人类对上帝的排斥。罪恶的结局,使得 上帝必须毁了他所创造的。创世记第1章所有的喜悦,全被洪水 的刑罚给淹没得几乎一丝无存。

幸好有挪亚这个“与上帝同行”的人,在3至7章的懊恼之 后,上帝总算可以因挪亚而稍得安慰。挪亚在回归陆地时,便敬拜 这位拯救他的上帝。终于,上帝可以因他而“重新再来”(好多年 之后,在以西结书中,上帝提及挪亚,仍说他是三位跟随主的义人 之一)。整个世界被洗刷干净,获得新生活之后,上帝不仅与挪 亚,也与所有的活物立约,他不会再灭尽各种的活物。

从他与挪亚所立的约中,你可以看出这两者关系几乎是一面 倒的:一方同意绝不斩除另一方。上帝甚至还十分克制自己。你 想,一位与世界罪恶誓不两立的上帝,竟然保证要暂且容忍世间的 恶行,或想用别的办法,而不再用大毁灭来除恶。这就如离家的青 少年,他们的父母所扮演那位等待的慈父一样(就如耶稣所说的 故事中,浪子的父亲那么自然的表达)。可惜,与挪亚立约后不 久,人类在巴别塔,再次犯下大型背叛的罪。但上帝守住他的诺

言,并不因此毁灭世界。

在早期的历史中,上帝那么明显行事,没有人能抱怨他隐匿不 露或缄默不语。但是早期那些显露也都具有一个重要的特色:都 是针对人类的叛逆而作的惩戒行为。如果与这些有自由意志的人 类建立成熟的关系,一直都是上帝所渴望的事,那他真的是踢到一 连串的铁板了。如果人类的举止言行不断的像孩童一般,上帝又 怎么把他们当大人来看待?

计划

终于在创世记第12章有了重大的转变。自亚当之后,上帝第 一次不以惩罚介入,而是为人类历史立定一个新的计划。

耶和华对亚伯拉罕说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 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这计划在创世记13、15、16及 17章及旧约的许多处,都以不同形式出现。上帝不釆取“瞬间更 新这世界”的手法,而是拣选了一个开路先锋,一支与其他民族分 别出来的新民族,亚伯拉罕因着上帝绚烂的应许甘心离家数百里, 来到了迦南地。

然而,尽管蒙召为一国之父十足荣幸,亚伯拉罕却是第一个体 验对上帝失望的典型人物。他不是没有经验过神迹:天使到他家 中拜访、梦中见异象等等。但是在上帝的应许之后,紧跟着的却是 上帝长久的沉默。上帝说去得那块我要你得的地。”但亚伯拉 罕所发现的迦南地却是贫瘠一片,居民饿得要死,他不得不逃到埃 及地,才得以存活下去。

上帝又说你会有像天上无数的众星那么多的后裔。”再也 没有别的比这个更令他高兴的了。到七十五岁的高龄,他还在梦 想整个帐棚充满孩子的欢笑声呢。到他八十五岁时,他却自己想办法,从使女身上生得一子。到他九十九岁时,这应许变得荒谬不 堪,因此当上帝的应许再次显明时,他和撒拉只有以苦笑作答。九 十九岁当爸爸?撒拉九十岁才穿孕妇装?他们笑弯了腰。

这种笑当然带着辛酸。上帝似乎故意在耍他们,在一对不孕 夫妇身上,应许他们将会生养众多,然后却弯着腰坐看他们步入年 迈。上帝究竟在玩什么游戏?他究竟想从人身上找到什么?

圣经告诉我们,上帝要找的就是信心。而亚伯拉罕到最后才 学会这个功课。他终于学会在没有理由相信的时候还相信上帝。 尽管他并没有活生生看见他的后裔像星辰那么众多,但的确看见 撒拉生了一个男孩——以撒,他一定会一直记住这份不可思议的 信仰,因为以撒的意思就是“喜笑”。

接下来的情况雷同:以撒的太太不孕,他的媳妇拉结亦然。在 这约中几位列祖所娶的——撒拉、利百加及拉结,在生育年龄时, 肚皮全部沉寂无讯、绝望不堪。他们当然对那个绚烂的应许不陌 生,可是接下来的却是漫漫长夜,伴着无尽的等待,除了信心,没有 别的可以填补。

一个赌徒也许会说,上帝根本就不按牌理出牌。犬儒学者更 会以为,上帝简直就是在嘲弄他所爱的人。而圣经用了只能意会 不能言传的“信心”两个字,来描写他们所经历的过程。然而“信 心”却是上帝所珍视的,而且不久之后也证明了,只有信心才是人 类对上帝表达爱最好的方法。

整本创世记,你不难看出上帝与人建立关系时,方法也在逐渐地改变。起初他很靠近,在园中与人同行,处罚个人的罪,直接与人说话、时常参与。即使在亚伯拉罕时期,他还派遣大气层外的天 使来登门拜访。但到雅各时期,特派员就变模糊了:一场神秘梦境 中的一排天梯,以及深夜的一位摔跤对手。到创世记结尾时,约瑟 受到的引导,就更是无人能料了。

创世记来到约瑟一生的故事时,速度变缓,却也最凸显出上帝 在幕后的运作。上帝不是透过天使向约瑟说话,而是借着暴虐的 埃及法老王的异梦。

如果有人有十足的理由可以对上帝失望,约瑟就是这个人。 他一心向善,却只给他带来麻烦。他为哥哥们解梦,结果被丢在 坑里;他拒绝情欲的试探,结果却被下在监里;他好心为另一位 囚犯解梦,救了那人一命,到头来却被人忘得一干二净。我想, 当约瑟在埃及牢房中为他所做的“美德”而叹息时,会不会也像 理查德一样发问——上帝公平吗?上帝沉默吗?上帝隐藏起来 了吗?

设若我们从这位为人父母的上帝的角度来想一想:上帝是不 是故意“退后”一步,好让约瑟的信心可以达到成熟?会不会这就 是创世记要用较多的篇幅来描述他的生平的原因?约瑟在经历试 验之后诚然学会信靠:上帝不一定会把困境移开,但在困境中却还 能施行拯救。所以约瑟在咽下眼泪之后,仍能诠释他的信心,对曾 经要谋害他的哥哥们说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 思原是好的。……”

旧约绝大部分篇幅的中心思想,都可以“上帝的孤单寂寞”一 语概之。
上帝并不是像云烟 一样捉摸不定,却是活生生的个体。这个个体独特到一个地步,就 像真人似的。他有极深的情感,会感到快乐、挫折和愤怒。在先知 书里他痛哭哀伤,如同产难的妇人急气而喘哮”。一而再、再而 三,上帝会因人的行为而大感震惊。当以色列人在火中焚烧自己 的儿子,作为燔祭献给巴力时,这位无所不知的上帝却大声疾呼: “这不是我所吩咐的,不是我所提说的,也不是我心所起的意。”而 他明知以色列人必须受惩罚时,却哀愁地自问:“我因我百姓的罪 该怎样行呢?”我当然知道“神人同形同性论” (anthropomorphism) 这字,意指借用类似人的性情来解释描述上帝。但是,上帝“借 用”人类的体验,所呈现出来的风貌,的确更显真实。

在冬季窝居一隅,把圣经读完的那一刻,我讶异书中所记载的 上帝,居然是那么容易受人影响。我没想到,宇宙的上帝会有如此 强烈的喜怒哀乐等情感。如果研究上帝,结果竟把他变成一些观 念或哲理,就是把上帝最切盼与人建立深切关系的意愿大打折扣。 观看圣经中与上帝“深交”的一些人物——亚伯拉罕、摩西、大卫、 以赛亚、耶利米等,他们似乎对上帝出奇地熟悉。与上帝交谈时, 上帝就近得像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他们谈话的情景,就像是与父母、辅导员、上司或爱人交谈一般。

此次科罗拉多州之行,让我对这三个对上帝失望的问题有所 领悟。它们不像是解数学题或是处理计算机程序,更不是探讨哲 学问题,而是关系到上帝与人之间的问题,他渴盼我们能承受他的 爱,他也渴盼承受我们的爱。

我过去只是从一个角度看事情,只从人的角度考虑。 我整架子的书都在探讨人的难题,有的滑稽、有的怨怼、有的嘲讽、 有的哲意十足,但全部不脱一个框框这就是为人的感受。”因 此,当人对上帝失望时,也就不曾跳脱这个角度。当我们喊出“上 帝为何不公?为何缄默?为何隐匿?”这些问题时,我们其实是在 质问上帝为何对我不公?为何对我缄默?为何对我隐藏 不露?”

我试着把问题、把失望暂搁一旁,从上帝的角度来考虑。他从 起初想跟人打交道,为的是什么?他想从我们身上挖掘什么?又 受到什么干扰呢?我再回到圣经里,好像头一遭接触般的去听他 说什么。我听到他在介绍他自己,我突然领悟:过去我太粗心了, 被太多东西霸占心头,以至于完全错过了:他的感受。

经过两周的 研读,我强烈地感到:别人对他怎么品头论足,他一点儿也不在意, 他在意的是,人对他的爱。他的话,几乎篇篇都传达了这份渴望。 回到家中,我知道自己一定得着手做一件事:去挖掘这位热情的、 渴求他子民来爱他的这位上帝,跟他的子民之间,究竟存在着什么 样的关系。所有对上帝失望的感觉,追根究底都源自这份关系的破裂。因此,我下定决心,要探索一个以前不曾想过的问题:“究 竟当上帝是什么滋味?”

许许多多的人,敬畏上帝,但心底并不喜欢他,这种敬而远之 的原因在于:他们信不过他的真心,宁愿像对着一只表的运作,百 思不解般的来看待他。
第一个问题:上帝公平吗?为什么他赏罚并不分明?好人坏人同样遭殃,其中并无一致的规则可循。

试想我们活在有如下设计的世界:每犯一次罪,就会受到一 击,每行一种善,就会感到一阵舒爽;又试想有一种设计:每有异端 邪说兴起,就会引来天打雷劈,每念诵一次使徒信经,脑中腺体就 会产生使人振奋的分泌液。

旧约中所记载的“行为守则”——上帝和以色列人的约定,就是这般赏罚分明、一清二楚。在西奈旷野时代中,上帝以严厉的规 条,公平地赏罚人。他甚至亲手写下律法,藉由摩西颁布,让以色 列人遵守:

顺服的结局

赏赐繁荣的城市及肥硕的土地 男女没有不能生养的;牲畜也没 有不能生育的 五谷丰收

气候的条件适中,按时降雨 保证与外族的战争胜利 免除一切病症恶疾

不顺服的结局

各处暴力、犯罪、贫穷充斥 男女和牲畜皆不生育

地不出产,又有蝗虫成灾 炎日、千旱、枯萎、长霉 受别国侵略欺压 遭热病、疥癣、癫狂、眼瞎、心惊 等疾病攻击

摩西告诫他们:如果你们遵守约定,上帝就要使你们作首不作 尾,居上不居下,并且应许你们,绝不遭受苦难和打击。倘若你们 不遵守约定,上帝就要在他领你们所到的各国中,“令人惊骇、笑 谈、讥诮……因为你富有的时候,不欢心乐意的事奉他,所以你必在饥饿、干渴、赤露、缺乏之中,事奉他所打发来攻击你的仇敌。”

在约书亚记和士师记中,可看到这个约是订 立在赏罚相当“公平”的系统上。在短短五十年间,以色列已沦入 一个无秩序的状态中,接下来的旧约各卷已变成是数算原先警戒 过的咒诅的历史记录,毫无祝福可言。尽管与上帝的立约中有许 多正面的好处,但以色列人却无法做到顺服,领受这些好处和 利益。

好些年后,当新约作者回顾这段历史时,并不以为这是上帝施 行公平公正的楷模典范,反而他们认为旧约的目的是在显明人类 根本无法完成与上帝的立约。上帝必须另立一个建立在赦免和恩 典之上的约,这也就是新约存在的必要性。

第二个问题:上帝沉默吗?倘若上帝那么关心我们是否遵行 他的旨意,他为什么不更明白地显明他的旨意呢?

今天有许多人都宣称他们曾听见上帝的声音。我们又怎么晓得什么是真正从上帝而来的话语呢?

在西奈旷野时代,我发现上帝用很简便的方式来引导以色列,然而,这么明显的引导带来人民更多的顺服吗? 一点也不。 上帝说不要上去与亚摩利人争战,因我不在你们中间,恐怕你 们被仇敌杀败了。”结果以色列民却匆忙地上去争战,结果大败而 逃。另外上帝要他们坐着不动,他们却大军前进;要他们前进时, 又畏缩惧怕地逃跑了。上帝告诉他们要与敌人讲和时,他们却跟 敌人打了起来;而真正叫他们争战时,他们又去跟人讲和。又举国 上下,以别出心裁的娱乐花样来违反613条律法。当时有明显的 指示,跟我们现在没有明显的指示,都同样地会冒犯上帝的旨意。

我同时也注意到,这种很明显的引导方式,对以色列人的信心 有很大阻碍的作用。上帝既然已那么明白地显示他自己,那么人 何必刻意去寻求他?上帝已经保证事情会有什么后果,何必运用 信心来面对它?如果上帝已解决了两难的情境,我们何须再为两 难的冲突交战而耗费心神以作抉择呢?简而言之,如果能像个小 孩子一般地来行事,为何要辛苦地去做大人?因此,他们干脆就当小孩子:埋怨反抗领袖,食物水源缺乏时就怨声载道,甚至对明文 规定的怎么管理吗哪,也要使诈欺骗。

当我研读以色列的故事,我对于这种一清二楚的引导方式开 始有点疑问。这种方式可能有点用处,比方,叫那群刚刚脱离奴隶 身份的乌合之众绕开怀有敌意的沙漠,但却一点儿不能促进灵性 的成长。他们不但不必运用信心,而且没什么自由可言。当每项 选择都只与顺服有关时,就谈不上信心了。而四十年旷野的漂流, 以色列人并没有通过上帝要他们顺服的考验,逼得上帝不得不拣 选另一个世代,重新做起。

第三个问题:上帝隐藏起来了吗?为什么他不偶尔现身一下, 好叫那些怀疑主义者哑口无言?

上帝曾经亲自显现, 并且与摩西面对面如同朋友一般交谈。而他们晤谈的地方,一点 儿也不神秘,就在以色列营外的一座帐幕里。每当摩西去与上帝 谈话,全营都想过去瞧瞧时,帐外就会出现代表上帝的云柱,遮立 在帐幕门前,除了摩西之外,没有人知道帐内发生了什么事,而且 也没有人想知道。以色列人已学会了保持距离,他们对摩西说: “你要自己向我们说话,我们必定听从,但千万不要让上帝向我们 说话,否则我们必定要死。”而且摩西每次与上帝会面后,脸上都

会发光得像外星人一样,除非他用帕子把脸蒙上,不然众人都不敢

挨近他。

在那时,根本不会有不信神的人存在,也不会有哪个以色列人 写“等待一位从不现身的上帝”之类的剧本。因为如果你有什么 怀疑,只要去看看帐幕外的云柱,或上帝降临西奈山那幅雷轰闪电 的情景,就足以让人疑云全消。

然而,这一切却反而叫他们反抗信仰。当摩西登上这座以雷 电为记,清楚显明上帝临在的圣山时,这些曾经历过埃及十灾、红 海化为干地、喝尽磐石喷出的水泉,以及正吃着奇迹式降下的吗哪 的以色列人,却变得无聊、烦躁、反抗、嫉妒,把上帝忘得一干二净, 当摩西下山时,他们正围着金牛犊跳舞。

上帝没有跟以色列人玩捉迷藏的游戏,你想要的任何上帝存 在的凭据他们都有。但很稀奇的是,这种直截了当的显现却带来 完全相反的效果。我简直不敢相信,以色列人并没有以敬拜和爱 戴作为响应,相反的,却以惧怕和反抗来回报上帝。上帝的显现对 建立永恒的信心,丝毫没有改善作用。

从出埃及记和民 数记中,我发现,针对这三个问题,并没有快速的答案可以解决对 上帝深度失望的疑难。以色列民,虽然暴露在上帝毫无掩蔽的临 在之下,对上帝却一点儿也不专一。在西奈渺无人踪郁郁不乐的 旷野里,十次与上帝作对。甚至在临近应许之地,几可望见丰饶富 庶的一切时,心中仍念念不忘在埃及为奴时“美好的往日”。这至 少对上帝在今日为什么不采取直截了当的参与方式作了些说明。

今天有些基督徒就是盼望世界上充满着各式各样显明上帝确 实存在的奇迹异能。我听了一些谈及过红海及埃及十灾的讲道,这些传道人渴想,上帝如果今天也照样施行他的大能该有多好。 但以色列人在旷野经历那么多神迹,结果仍令人三思。事实上,神 迹真能培育信心吗?显然地,从以色列人身上证明,这种信心不但 不是上帝所要的,而且奇迹只会叫人沿溺于奇迹中,并不会叫人转向上帝。

以色列民跟所有的民族一样,不会好到哪儿去。”

尽管回 答了这三个叫人对上帝失望的问题,并没能对人的生命产生什么 作用;而迷惘的则是,上帝到底对这世界有什么打算?他难道已经 改变?已经退缩不再过问?

理查德在我家客厅说出他的故事之后,仰天怒吼道:“上帝根 本不知道他把这世界搞成什么德性!”上帝到底在做什么?他在 人身上要做些什么实验?他对我们有什么要求?我们对他又能期 望什么?

上帝在显露他自己的过程中,如何能以令人毫不起疑的方式 显露,又不致摧毁我的某些部分?倘若没有让人怀疑的空间,也就 没有我的空间了。
Grace - Bible
Grace - Prayers
Grace - Devotional
Grace - Hymns
Life - Days
Life - Notes
Life - Photo
Life - Film&Music
Life - Recording
Life - Food
Life - Memo



Kids - Pregnancy
Kids - JiaShan
Kids - JiaYan
Kids - Two Sisters
Kids - Parenting
Kids - Reading
Kids - Audio
Kids -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