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s - Parenting
大部分养育技巧上的差异,其实都无足轻重,

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基本条件、收入和生活环境。

如果这些主要参数保持不变,那么无论你选择什么样的育儿方式,

几乎都不会影响孩子未来获得成功的概率。

孩子长大后有没有出息,

主要取决于基因、伙伴、整体的运气和周围的环境。

所以,请不要紧张,孩子未来是否成功与你的养育方式其实基本毫无关系。

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来看,虽然这有点奇怪:

父母就像项目经理,而孩子就像某个重要的项目,

这个项目有成长目标,也有最终的交付结果。

对父母来说,最可悲的事情莫过于

幻想自己能够或者应该控制孩子的成长,

引导、塑造孩子的人生,尽可能地让孩子获得成功。

这样的期望让父母和孩子双方都充满焦虑和不快。

以管理项目的方式来养育孩子并不意味着放弃,

也不是漠然或者忽视。恰恰相反,

我们不应把童年看作生命的准备期,

童年是生命的一部分,它值得我们去品味,去享受。
2018.01.15

爱的五种语言

Tags: 摘抄
盖瑞·查普曼博士 爱的五种语言

1 肯定、认可性的话语。
比如:你怎么这么可爱呀,我太喜欢你了。

2 肢体接触。
比如:经常拥抱孩子,晚上时常抚摸着孩子入睡。

3 高品质共同时光,就是在一起的时间。
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因为在一起而很开心。

4 服务性的行为,就是为你做事。
比如:帮你盛饭,帮你倒水,帮你叠被子。
这里大家可能会疑惑:
不是不应该事事代劳吗,应该锻炼孩子自己做事呀?
这里谈的是另一个层面,是爱的服务,就像吃晚饭的时候,你最亲密的人对你说:你坐着歇歇,我来帮你盛饭。这时候你感受到的是什么呢?

5 礼物,也就是物品。
这样物品可能是钻石,也可能是自己亲手做的一样小东西,金钱价值完全不重要,关键是一份心意。
2017.08.29

本份事

Tags: 摘抄
七十六岁的资深母亲,形容自己教养孩子的付出时,用的是我听得懂,也完全同意的三个字:“本份事”;当世界越来越复杂的此时此刻,我觉得让人感到安心的社会与教育,是由千千万万个把“本份事”都做好的母亲所带来的希望。
一个母亲在初为人母时,没有人是样样皆通的,但岁月前进,我们也跟着前进,那些在一天天认真的照顾孩子所得的锻炼,终将使每一对父母在某一个阶段会自然而然的变得“多才多艺”,那就是孩子给我们的礼物!
2017.06.26

...

Tags: 摘抄
知名儿童教育家尹建莉曾说:孩子成长是个比较长的过程,一切教育行为切忌操之过急,底线是不要让孩子感觉厌烦。一直有意识地做,但要做得随意些。
@mandarinpassion

我做妈妈的历程:用我个人的反思和进步过程,来把父母分成金字塔的等级。最底层的是我的曾经,最高层是我仍然在奋斗的目标。

最底层:很有责任心的父母。我们把自己的孩子想象成应该是完美的,而我们父母的责任就是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时时找出他们的不足,希望他们改正和进步。我们把自己当作是完美的,因为只要我们认为是错的就一定是错的,只要孩子们按照我们的教导时时纠正错误,就可以最终达到完美境界。

这两个前提首先就经不住推敲- 没有任何人应该是完美的,父母更不是。孩子的一生因此成为改错的一生,他们从不会到会的过程都演变成了改错的过程。他们或者会谨小慎微,或者会叛逆。他们很难对自己满意和自信,因为他们永远有改不完的错。

再上一层:意识到孩子会有强项弱项,意识到孩子要鼓励,所以虽然会有上述的责任心,但也会克制自己,多去鼓励孩子。但是由于眼光仍然是在孩子的弱项上,并用孩子的弱项来比别人的强项,希望孩子取长补短,所以鼓励也来得有些牵强附会。任何不是发自真心的鼓励都会被孩子们轻易地识破,而父母也不可能永远克制自己,所以很容易得出鼓励没效果的结论,而降落到金字塔的底层。孩子会在成长过程中时时关注自己的弱项,时时从自我身上找毛病,或者会加倍地需要父母的鼓励,以此寻找安全感。而当父母一旦穷尽了自己的空头鼓励,孩子的自信会大打折扣。

更上一层:从内心里接纳了一个不完美的自己,因而也接纳了孩子的不完美。真心地为孩子的进步感到自豪,掌握了鼓励的艺术,就事论事地表达对孩子的赞赏。对孩子的兴趣强弱项有很好的认知,主动为孩子创造机会发展强项,对弱项也会温和指出。这样的父母是不是很完美?还不是。因为父母还是站在高处在评判孩子:你这点做得好,妈妈很欣赏。这点做错了没关系,下次注意就好了。所以我们下意识地把自己摆在了孩子的审判台上,尽管我们是充满了正能量的审判,但审判毕竟是审判。其实我们自己并不是全能的审判官。比如在我的孩子成长过程中,有很多很多事情,我认为是值得提醒的,但后来发现原来是我自己没了解清楚。孩子也做出无数让我惊讶的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其实我是没有那个能力对他们的一切品头论足,哪怕是积极的品头论足。这样的孩子,可能会很自信,但独立思维的能力需要进一步探讨,因为父母的随时的结论不能给他们以探索的空间,一切都是在父母的预料之中,父母知道未来的一切。

最顶层:父母真正地把孩子做为一个独立的生命去尊重,对这个新的生命充满了敬畏。对孩子每一点点的努力感动,每一点点的进步而欣慰。从孩子每一步的成长中学习体会和反思,努力提高自己,和孩子一起进步。他们不会去评判孩子,只是平等地和孩子探讨事情。他们深知,生活的经验并不能赋予自己高出孩子一等的权利,因为孩子的经历将会是全新的。父母和孩子有着最牢靠的相互信任。举个小例子:请儿子帮忙和我一起将家里的两个浴室一个厕所清洗干净。儿子从来没干过,我仅仅是告诉儿子我怎么做,为什么这么做,儿子按照习惯自然知道他自己可以按照我的去做,也可以照自己的想法做,如果他的做法比我的更合理更有效,我就会向他学习。果然,他把我的程序改了,而且因为他更有劲更灵活,做得更快更彻底。女儿的专业选择我一开始有点想法,也和女儿谈了,不是评判,而是探讨一下。女儿在参观学校和自己research的时候关注了我提到的,给出了一些反对我的证据。她的独立和自信告诉我,不管她学什么,都能成功,而成功的定义是她自己是否喜欢,将来对于我们所有人都是个未知。这样的孩子不但自信,而且独立,敢于创新,敢于探索,敢于面对困难和失败。

我就是从最底层开始进步的,现在仍然在向最高层努力。把这个金字塔看成一个光束,底层是一段,顶层是另一端,每一点都有很多很多人,所以我们的旅程并不孤独,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和速度进步着。
1.
昨天有位妈妈给我看她和先生的聊天记录,里面谈及的问题,让我恍惚中发现其实自己也是如此。

比如妈妈说:作息有规律有错吗?有规律就有安全感,安全感来自心里强大,安全感来源于爱......

2.
自从家里没请阿姨后,冬天天气渐冷,先生去接姐姐,会把妹妹独自一人留在家中。有的时候,我在忙着工作时,经常接到妹妹的电话,带着一副哭腔,这边厢,我心理一种代入感,哎呀,觉得先生不应该,难怪妹妹没安全感的呀,难怪她那么依恋我,到现在她一直都没有办法跟我分床独自睡......

这个事情每次想拿出来跟先生探讨的时候,神总会提醒我,应该尊重先生,其实先生并没有做错,家里,丈夫是头呢,还是尊重先生的做法,多多顺服......

3.
有一天早上,爸爸忙,安排我送孩子们上学,按照爸爸的安排,不要那么早叫醒妹妹,让她在家多睡半小时,我送完姐姐回来,再弄妹妹,再送。但是那天妹妹坚决不肯,哭的稀里哗啦的,我心疼妹妹,又想着儿童安全感的问题,那天骑着电瓶车拖着两个孩子一起送。为此,后来,先生怪罪我一通,我心里其实怨怨不平,想用类似安全感缺失的话题反驳他来着。

今天早上,爸爸照例有事,安排我接送她们,我做好心理准备,妹妹肯定又要跟着我们一起走,不曾想,跟她说让她在家等我送完姐姐再回来送她,她很开心的答应,而且等我送完姐姐,回家接她,她也很乖的自己把早饭全吃完了,安静的在家等我。

这一天,工作闲暇间隙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想,妹妹愿不愿意一个人在家并不是安全感的原因。

4.
去年的冬天,过年的时候吧,回先生的老家过年,我跟先生的二哥聊孩子,聊教育,当时,二哥大致有一句话,意思是说孩子未必如我们想象的那么脆弱。

想想我们这一代的父母,接受了很多新的育儿理念,育儿思想,我们有很多的术语可以脱口而出,什么安全感,什么原生家庭,什么敏感期,我们更关注孩子细微的感受,可是为此是否更加脆弱,更加焦虑,更加小心翼翼了呢?

我们能否相信,即使她们现在因为遇到的某些事情产生的心理阴影,产生的所谓安全感缺失,终有一天,她们长大,会靠着自我的力量重新修复,甚至摧毁并重建,一如此刻心理重新成长健全的我一样!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2016.08.15

认罪

Tags: 育儿
引用
举一个亲子关系的例子:一个妈妈,她把笔记本电脑放在自己的房间,然后就睡着了。后来晚上十二点多醒来却发现电脑不见了。于是她就去敲儿子的房门,好不容易把儿子敲醒,看到儿子睡眼惺忪,好像是睡觉了正起来。但发现电脑怎么在儿子的房间呢?就问,“你是不是打游戏了?”儿了回答:“没有,我在睡觉”。然后 妈妈就把电脑抱走了,抱电脑的时候,发现电脑是热的。而妈妈就这样把电脑抱回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

给你的业画个句号
没有句号,这个业就一定会延续。所以一定要了结。怎么了结?这对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重要,我们的生命中难免会发生很多事情,但是必须了结。不了结,业障就越来越重,怎么了结?再拿这个例子来说,就是:“儿子,你一定要说实话,你打游戏没有?你用电脑没有?”儿子必须要说:“我用过,我错了。”不需要打他, 不需要骂他,句号就可以了。

所以,在我看来这个妈妈直接就是在害孩子。为什么这么说?她等于在教孩子:一、妈妈是个笨蛋,可以被欺骗;二、说谎是有效的。请问这对孩子的未来有好处 吗?所以看起来是慈悲其实并不慈悲,看起来的宽容却害了孩子。但也不是要打孩子、骂孩子或更严厉的惩罚,只需要把这个事情画一个句号,也不是要狂风暴雨的 画个句号,其实只要轻轻地画个句号就可以了,这件事情就结束了。
这是刚才无意翻查网络看到的一段话,文章是从佛教的角度来讲育儿,我并不想从宗教信仰的层面一下子提升到所谓的教义批判对错,我比较看重那句话:我错了。是的,这就是圣经角度里的认罪。

随着佳佳不断长大,我和先生不可避免都在遇到同样的问题,孩子所谓的“不听话”,叛逆,悖逆。先生说我对她们太自由散漫了,这点今天看到这段话之后,我也开始反省自己的育儿态度,孩子犯错了,不打骂孩子我目前是做到了,但是作为母亲,我还是失职了,很多时候,我并没有引导她们去认识罪的问题,从而认罪,再进一步改正。圣经里为什么总强调要认罪,因为认罪,那个破口就堵上了,所以以后我会学习怎样重新来教育孩子,犯错了,要学习认罪,然后再进一步学习悔改,先认罪了,那部分的恶魔才会有被斩断的可能,在不断的认罪中,罪所带来的咒诅才能涤荡干净。
因着晚间贵先生跟俩孩子关于弹琴之事,朋友圈里下面跟帖了无数的评论,把俩孩子弄睡了之后,我久久睡不着,再爬起来,找了我博客里过往曾经写的目的行为和非目的行为,再次重看了一遍卢安克写的那篇长文《非目的行为》。

我想,如果把里面的学生改成我们的孩子,老师改成我们父母,这些话其实讲述了很多育儿真正的本质与核心。
Quotes From 卢安克《非目的行为》
问题都是一样的,都是人的心里太着急的问题。心里着急使得我们没有了稳定坚持的力量,使得我们没有了专心和行动的力量。人们着急地想要有成果,使得他们在达到之前就已经把结果要基于的基础破坏完了。在画画时,如果几分钟之内没有达到好的成果,学生马上就放弃并故意把已经画出的破坏掉。家长为了马上的成果就不允许学习的过程慢慢的发生。

唯一长久有效的,是对学生内在的观察,然后让课堂和自己的态度都变成是一种对所观察事情的答案。只有这样,我才能让自己的爱进入到学生的心里去。所有对学生该怎么样的想象都不符合事实,都只能造成一种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分墙”。在我能够用观察来代替我所有对学生想象的那一天,纪律的问题也就应该消失。

其实,如果我有一个让他们总是听话的办法,让学生应付我的要求,让他们参与我课堂计划的办法,学生就不可能跟我发生事情,从而也不可能克服困难,也不可能从事情和克服的过程中学到某才能。但在以后的生活中,只有学到了自己去克服困难的学生才可能建立一个和谐的社会。我不要想把他们特点和力量压下去的办法,否则的话,他们长大后也没有了建设社会的力量。更好的是利用他们的力量,让他们做些需要付出力量的事情。

再过了两年之后我就发现了:只要多年稳定跟学生合作,只要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学生(允许学生的事情影响到自己的命),到不了3年,纪律的问题自然就消失。现在,我就能欣赏与学生互相信任的相处。也就为了我们自己的班要实现的梦想,大家一起做到了本来做不到的事。

3年后我也就是这样来看的:如果我有目的,比如是教学的目的,或者我想让学生变得与我理想之中的他们一样,我就无法把自己的命运全交给学生,而学生在无意识之中也会感到我的不直接。所以,他们就不接受我。好象我的目的站在我与学生的之间,把我们隔开。反而,如果我没有了目的,百分之百地信任学生,他们就会感到我的真实。这是为什么有目的的教育起不到作用,而把自己交给学生(包括自己的权威)就能起到作用。这当然不是说我们要跟着学生一起去闹,但也不是说我们要保持一个已经考虑过道理的状态,因为这又意味着目的。

”创作“,这个词现在常常被当成是一种”手段“------用来吸引孩子学习更多知道的手段,或者一种学习之外的调节。好象生活中总有一个伟大庄严的目的,一切都为这个目的服务,这个目的是什么呢?为了服务于一种意志吧,当这个意志让你去改造世界时,你要具有这个改造需要的知识。
卢安克因为是德国人,所以他写出来的中文比较拗口。我理解的非目的行为,把卢安克的话套用过来可能是:如果我们父母有目的,比如想让孩子成为我们想像或者理想中的那样,其实我们就没有把自己的命运全然的和我们的孩子联系在一起,因为,目的在我们和孩子之间,隔开了,如果我们没有了目的,全然的相信孩子,所有的亲子关系,教育都是如此的真实自然。最后建议大家可以去读读柴静写的这段:

我采访姐弟俩。

弟弟卖力地劈柴,大家都觉得这镜头很动人,过一会儿火暗下来了,摄像机拍不清楚了,就停下来,说再添点柴。再过了一会儿,我让弟弟带我去他的菜地看看,他拒绝了。

“为什么呢?”我有点意外。

“你自己去”,他看都不看我。

我纳闷了一晚上。

卢安克第二天说给我听“那时候正烧火,你说你冷了,他很认真的,他一定要把那个木柴劈开来给你取暖,后来他发现,你是有目的的,你想采访有一个好的气氛,有做事情的镜头,有火的光,有等等的这样的目的,他发现的时候,他就觉得你没有百分之百地把自己交给他,他就不愿意接受你,而你要他带你去菜地看,他不愿意。”

我当时连害躁的感觉都顾不上有,只觉得头脑里有一个硬东西轰一下碎了。

“目的是好的,但是是空的。”他说。

“空的?

“空的,做不了的,如果是有了目的,故意去做什么了,没有用的,没有效果,那是假的。

“你是说这样影响不到别人?”我下意识地喃喃自语。

“这个很奇怪,我以前也没想过,想影响别人,反而影响不到。因为他们会感觉到这是为了影响他们,他们才不接受了。”

“你认为孩子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如果自己作为老师,带着一种想像,想像学生该怎么样,总是把他们的样子跟觉得该怎么样比较,是教育上最大的障碍。这样我没办法跟他们建立关系,这个想像就好象一面隔墙在学生和我的之间,所以我不要这个想像”

“我们平常接触到的一个很好的老师也会说,我想要一个有创造力的,有想象力的,什么样的学生,他也会有他的一个标准,难道你没有吗?

“那学生做不到,他会不会放弃呢,会不会怪这个学生?”

“可能会失望。”

“我以前考虑过很多方法,最后放弃了,方法都没有用,唯一有用的是老师的心态,老师心态最受影响的就是那种学生该怎么样的想像,他总是想着这个,他没办法进入适合学生的心态,没办法真正去看学生是怎么样子的,如果很开放地看得到,没有什么想像,很自然地就会有反应,适合学生的反应,而这种反应学生很喜欢,很容易接受。”

所以他才说,他没有任何可写的了,他曾经在博客里以巨大的篇幅批评和反对过标准化教育,反对整齐划一的校园,反对“让人的心死去”的教育理念,他跟现实世界里的问题较着劲,现在他说他放弃了要改变什么的想法。我刚一听的时候也一惊。

他说“如果想改变中国的现状,然后带着这个目的做我做的事情,那我不用做了。幸好我不是这样的,我不想改变,我没有这个压力。”
我愣了好一会儿,才接着往下问“如果不是为了改变,那我们做什么?”

“当然会发生改变,改变自会发生,但这不是我的目的,也不是我的责任,也不是压在我的肩膀上的。”

“改变不是目的?”

“它压着太重了,也做不到”他说“但你不这么想的时候,它会自已发生”。

有人跟我形容过听他说话的感觉-----你以为是禅悟式的玄妙,其实背后是严整的逻辑体系,是一步步推导认识的结果。

“你原来也有过那种着急的要改变的状态,怎么就变了,就不那样了?

“慢慢理解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理解了就觉得当然是这样了。

“你对现实完全没有愤怒?

“没有。”

“你知道还会有一种危险是,当我们彻底地理解了现实的合理性,很多人就放弃了。”这是我的困惑。

“那可能还是因为想到自己要改变,所以没办法了,碰到障碍了,就放弃了。我也改变不了,但也不用改变,它还是会变。”

“那我们做什么呢?”

“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

最后那些话,深深深深的触动了我,想起了多年以前刚开始怀孕的时候看的《发现母亲》一书的核心,教育的起点和终点,都是自我教育......

而我们父母,是否愿意去相信这个不改变而产生的改变?
好了,终于可以继续再来写麦格弗哈哈,其实中间我一直忍着没写,因为怕写了,发在朋友圈里,妈妈们追着我来问麦格弗的团购,现在总算可以放下这个重担了。

我回看了一下照片,是去年的12月份拍的多。...

Read More...